10月 232011
 

前两天,我曾就法国葡萄酒的至尊地位讲了看法,今天讲这种至尊地位的源头——勃艮地(Burgundy)。一般看法认为代表法国葡萄酒的是二B一 C,即波尔多(Bordeaux),勃艮地和香槟(Champagne),而且把波尔多排在第一位置。其实应排成老B(勃艮地)小B(波尔多)小C(香槟区)。勃艮地酒称王神圣罗马帝国时,波尔多不少地方还是沼泽地呢。勃艮地酒才是法国葡萄酒中的贵族,是延续了近三千年的一支贵族之酒。

我们不仿从简单的历史梳理中,熟悉勃艮地人的勃艮地酒的贵族血统传承。

三千多年来,勃艮地酒走过了凯尔特人时代,罗马——高卢人时代,勃艮地公国时代,法国勃艮地时代。其历史之悠久与罗马人的葡萄酒历史一样深远。

通常的观点认为勃艮地葡萄酒源于公元前二世纪是罗马人这个征服者带过来的。我认为这个观点虽然是权威葡萄酒作家的。但他掩盖了一个历史,公元前二世纪以前这块土地上的原住民凯尔特人是外来移民,是从黑海沿岸迁徒而来的“野蛮人”。而黑海沿岸,外高加索地区正是7000年前,欧亚种酿葡萄的原产地。是人类酿造葡萄酒的故乡之一(另一个在东方的黄河之畔和燕山脚下,本人另文再讲)。当凯尔特人从东向西的游牧迁徒中,他们穿过南欧草原,翻越阿尔卑斯山进入今天的法国东北部,这部分凯尔特人成为法国勃艮地最早的原住民。他们自然而然地带着他们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千里跋涉,包括葡萄、葡萄酒,葡萄酒酿造技术,这就是凯尔特人的葡萄酒时代。这个历史时期是与希腊人接受葡萄酒是同步的,应该早过罗马人。我们有理由把法国勃艮地人的葡萄酒历史向前推早一千年。葡萄酒是凯尔特人自己从原始居住地带到新居地的,没有也没必要由罗马人做“二传手”甚至“三传手”。

历史走到公元前125年,罗马人用他们的战车征服了今天法国靠地中海的地区,继续北上时遇到了凯尔特人的顽强抵抗。直到公元前52年,罗马军团统帅凯撒才战胜凯尔特人英雄韦辛格托里克斯(Vercingetorix),当凯撒占领勃艮地阿莱西亚(Alesia)时,罗马人结束了凯尔特人时代,一个新时代开始了——罗马——高卢人时代。

罗马人的葡萄酒是经过改良的希腊——西亚酒的升级版,罗马人的葡萄品种和酿造技术与凯尔特人的葡萄酒相互碰撞、磨合、融合,酿造出新型的原始勃艮地酒。这是勃艮地酒的本土源头酒了。

公元4 -5世纪,罗马人衰败,日尔曼人一支的法兰克人崛起,在今日法国的北部巴黎一带先后建立了三个王朝,墨洛温人王朝、加洛林王朝、卡佩王朝。而与此同时的日尔曼人另一支勃艮地人也在今日法国的东北部与罗马——高卢人融合建立了勃艮地公国。从此勃艮地人与法兰克人的政权分分合合了近千年。勃艮地人的葡萄酒正是在这种政治——经济——文化背景下独立发展成自己的个性和风格。

公元775年,法兰克王子查理成为加洛林王朝的皇帝,史称查理曼大帝。公元800年,查理曼大帝接受罗马教皇加冕(是罗马统治者结束后,首位荣膺教皇加冕者)。查理曼大帝扶植天主教会修道院的发展。赠Aloxe葡萄给他的卫兵索鲁瓦伯爵,索鲁瓦回自己的故乡——勃艮地,在皇帝恩准下修建修道院种植葡萄园酿造教会和皇室御用的葡萄酒,散布于查理曼大帝统治下的帝国北部,西部的勃艮地籍传教士纷纷回到故乡,投靠遍布勃艮地地区的修道院,他们带回了欧洲各地的酿造技术,促进了勃艮地酒的进步,使勃艮地有幸成为当时欧洲中西部地区葡萄酒的中心。

公元1008年,一支天主教修道院的年青修士们离开本笃会教会,自组新派,以苦行僧的虔诚创立西多会教派。这只新派修士们在勃艮地夜丘地区的修道院为上帝造葡萄酒。公元1162年,勃艮地公爵厄德(Eide)扶持西多会修士们的酿酒实践,公元1164年教皇亚利山大(Alexandre)三世路过勃艮地桑斯时为表示与勃艮地公爵的默契,宣布该地修道院永远享受自由特权。勃艮地公园与法兰克人建立的法兰克王朝之间争斗表现在即使法兰西王朝表面统一时,巴黎的政策到勃艮地也要大打折扣,包括巴黎制定的葡萄酒税收政策。使得勃艮地酒业在地方政府和教会力量的双重扶植下获得发展。因为在这长达近千年的中世纪时期,勃艮地酒是教会经济的支柱。今日勃艮地101个AOC产区,33个特级园,629个一级园,大部份是那个时代的教会葡萄园。

www.PekingCapital.com

十八世纪,法国王室和教会代表的封建领主经济走到了历史的尽头,以路易十六夫妇走上断头台宣告封建社会在法国退出历史舞台,以拿破伦为代表的资产阶级走进统治者的凡尔赛宫。1793年法国大革命开始了法国共和园的历史,虽然其间经历两次复辟,但“平等、博爱、自由”的理念大旗是打下来了。十九世纪初的《拿破伦法典》彻底地对封建王室和教会进行了清算。凡王室和教会财产统统充公拍卖,《法典》规定男女有平等的继承权。千百年来的教会葡萄酒被分割拍卖和继承,而且愈来愈细小。新得到葡萄园的葡萄农们为避免继承的园子过小而流失,纷纷以联姻的形式保持园子的稳定。同进使得勃艮地葡萄园的精神传统不间断地传承了下来。

从中世纪开始到结束的千年时间,这块土地上的葡萄园虽然因政权和教权的改变而改换主人,但真正的种植人——葡萄农却世世代代劳作在园中,他们的种植栽培技术,酿造技术和理念却代代传承下来。这是人类农耕文明中少见的一块土地。而且有些葡萄园的所有权延续了三十几代在一个家族手上。这才是勃艮地葡萄品种优良,酿造技术上乘,酿酒理念独特的根源所在。也是勃艮地酒的贵族气韵绵绵不尽的根源所在。

尽管资产阶级政权的代表拿破伦三世利用举办巴黎世界博览会的机会青睐波尔多酒,故有1855年的波尔多评级,但勃艮地酒并没有落后,1861年勃艮地博恩农业委员会着手建立统计勃艮地酒庄的工作,第一次对勃艮地产酒酒庄进行分级规划。这个机构成为日后建立原产地命令机构T.N.A.O的雏形,(1855波尔多分级不是政府农业部门主持的)1878年对勃艮地园分别进行了原产地命名,比波尔多的命名工作早了几十年。勃艮地的分级名称与波尔多的名称不同,甚至勃艮地的酒杯、酒瓶、橡木桶与波尔多都不同。但市场上人们却以波尔多为正宗(法国以外的市场)。这是市场力量使然。

从中世纪到法国大革命的一千五百年间,勃艮地的葡萄园绝大部分归于卡佩王朝的贵族和天主教本笃会与西多会名下,广大葡萄农是依附于世俗贵族与教会领袖的。千千万万的修士们与葡萄农一样依附于修道院,为上帝贡献他们短短的一生,也为葡萄的改良与葡萄酒的进步贡献了他们短短的一生,说短是因为那个时代修士们的寿命平均只有不到三十岁。勃艮地葡萄酒能够在勃艮地公国,神圣罗马帝国,日尔曼——德意志众诸候国,以及尼德兰(今日之荷兰大部),西班牙,北欧国家成为王室贵族生活的一部份,是依附于领主和教会的世世代代的酒农和修士们用毕生的努力换来的。当今人评价勃艮地酒的贵族神韵的时候,是否也应该给葡萄园的劳作者,葡萄酒的酿造者们以应有的尊敬。

作为法国酒的消费者,可以从酒的个性和风格上去区分勃艮地与波尔多酒,作为法国酒的经营者,可以从市场价格和性价比上去评价两者的区别,去编各自的故事去引导市场消费,做为关注法国酒文化的酒友,则应该从历史陈述中去发现两者的差异和它们的文化价植,从文化的享受得到新的愉快和满足。
勃艮地葡萄酒不单是法国酒的祖庭,而且是新世界酒的圣地,是各国葡萄酒爱好者们心中的圣地。

文化葡萄酒与葡萄酒文化 作者 李杏林

并非任何税务、法律、投资劝诱或建议!请咨询您自己的CPA会计师、律师、投资顾问等注册专业人士,获取最适合您自身情况的解决方案。本文仅供参考!除非特别注明, 均为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美国房地产网, 本文链接标题: 法国葡萄酒“祖庭”勃艮地, 本文链接地址: http://pekingcapital.com/archives/928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