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02011
 

如今,葡萄酒也像艺术品一样,被商人当做是“液体黄金”来投资。而在四十多年前,罗伯特·菲尼根(Robert Finigan)却靠着自己的专业素养与对葡萄酒的热爱,成为葡萄酒爱好者的“第一个消费者权益拥护者”。

罗伯特·菲尼根,美国著名的葡萄酒和餐厅评论家,曾于1970年代自行出版了一份双月刊葡萄酒通讯刊物,被认为是最早的葡萄酒品鉴权威之一。2011年10月1日,这位第一代酒评家在其旧金山的家中去世,享年69岁。据他的妻子苏珊娜透露,菲尼根的死因仍然没能查出。

在菲尼根还是一名哈佛学生时,就开始对葡萄酒品鉴产生了兴趣,他自己班上也有来自法国的同学家里是生产葡萄酒的。于是在课业之余,菲尼根开始在法国游历,并将闲暇时间都用来学习和了解葡萄酒以及整个葡萄酒产业。

哈佛毕业之后,菲尼根于1967年搬至旧金山,与其他大多数哈佛学子一样,成为了一名管理咨询师,过着富足稳定的生活。但菲尼根仍痴迷于对葡萄酒的研究,因为身处旧金山,他便开始了解起当地的那帕谷葡萄酒。当时,加州葡萄酒在美国都还没什么名气,只是在西海岸有些人会消费。

多次去欧洲旅行的经验,给了菲尼根熟悉法国、德国、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各葡萄酒产区的机会,他自己的葡萄酒收藏量更是与日俱增。这时的菲尼根,虽谈不上是什么葡萄酒品鉴权威,但在当地也算是小有名气,以至于在四处旅游回来,旧金山的葡萄酒商要向他征询关于葡萄酒好坏的意见。

由于不知道是否该购买期酒,旧金山葡萄酒公司询问菲尼根对1969年份的波尔多葡萄酒的意见。期酒(en primeur)指未上市的高级酒,先以期货形式出售,每年春季,许多酒商会向市场提供期酒,特别是在波尔多地区。这时世界各地的名酒酒庄,会从前一年的橡木桶中取出少量葡萄酒,举行隆重的期酒品酒会,以便让国际品委、酒商、经销商以及葡萄酒记者更了解此年份的品质。此品评所得出的期酒年份质量,会成为其议价的重要因素,也将决定此年份的现货价格。消费者以折扣价购入期酒,陈酿后支付税费与运费便可收到现货。对于酒商来说,这笔预支现金把窖存葡萄酒投资风险部分分化、转移到了消费者身上。对于消费者而言,则是以低价买到自己心仪葡萄酒的大好机会。

在从还未装瓶的橡木桶里品尝了该年份的酒之后,菲尼根觉得这酒很一般,建议酒商“远离”波尔多1969年份的葡萄酒。菲尼根说对了,他的这一评价和随后其他鉴定家对这一年份的酒的看法是一致的。从此,菲尼根名声大噪。

菲尼根的葡萄酒刊物被命名为《罗伯特·菲尼根私家葡萄酒指南》,于1972年9月首次发行,向在加州的数千名葡萄酒行家邮寄。当时,菲尼根自己还是《杰克·谢尔顿餐厅私家指南》的订户。可以说,谢尔顿是他效仿的对象。谢尔顿本人也是从纽约搬至旧金山的,开始从事邮寄广告的工作,但因为“旧金山市是一座如此独特和美妙的城市,值得拥有一份独特和美妙的指南”的心理,谢尔顿先是出版了《在1至10天享受旧金山》的书,几年之后,便出了权威的餐厅指南,拥有了13000名付费订户。菲尼根希望自己开办的这一刊物,能像谢尔顿的餐厅指南那样对葡萄酒行业发挥影响。这份葡萄酒指南的报道范围覆盖了加州旧金山湾区餐厅里能购买到的产自加州和欧洲的葡萄酒。

菲尼根的刊物同他的眼光一样,给他在葡萄酒界带来了声誉。到了1977年,《罗伯特·菲尼根私家葡萄酒指南》已成为一份美国全国范围内的葡萄酒刊物。与随后流行的用数值或百分制给葡萄酒打分的方式不同,菲尼根的刊物对葡萄酒的评定标准为:出色、高于平均水平、中等、低于平均水平。他的刊物试图以消费者为导向,不惧于批评那些菲尼根认为是很一般的葡萄酒,并因此很快走红。

“菲尼根肯定是第一个持绝不饶恕态度的批评家。”《葡萄酒观察家》的专栏作者马特·克莱默说,他曾将菲尼根称为是葡萄酒爱好者的“第一个消费者权益拥护者”,“他是一个特别苛刻的批评家。他不会留有任何余地。”

菲尼根曾毫不留情地称勃艮第1976年份的葡萄酒为“垃圾”。“对于菲尼根来说,他一直是黑比诺和勃艮第葡萄酒的支持者,称它为垃圾真是前所未有的,”克莱默回忆道,“不过这无伤大雅,因为他是对的。”

www.PekingCapital.com

《芝加哥论坛报》1986年报道,当菲尼根给予一个葡萄酒最高评价时,“读者都会蜂拥至售卖葡萄酒的商店,钱包都是打开着的。”而他的观点如此重要,“以至于法国的葡萄酒商会打电话给他,就他的一个看法进行理论。”美食批评家卢斯·雷切尔于1980年写道。菲尼根还是加州葡萄酒早期的拥护者之一。这里产出的酒此前一直未能引起美国葡萄酒发烧友的重视。

此外,他还是亚利斯·历幸(Alexis Lichine)这位俄罗斯葡萄酒商早期的支持者。历幸对不同品种的葡萄酒打标签这道工序的推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也是一个技艺娴熟的葡萄酒销售商,拥有荔仙酒庄,以及力士金酒庄的股份。

菲尼根经常与历幸一起在荔仙酒庄和他纽约的公寓品酒。历幸也同样支持菲尼根,称赞这位老友有着“毫无过失的判断和经受了绝对训练的味觉”。两个人的关系如此之密切,以至于历幸会把法国庄园家的钥匙给菲尼根。即便历幸不在家,也会叮嘱管家,要像自己在家那样招待菲尼根。

不过到了1980年代,菲尼根作为葡萄酒品鉴权威的地位因自己的一次失误,或因自己的过于坚持而被削弱。

1983年3月,菲尼根是美国少有的几名能够前往波尔多品尝1982年份葡萄酒的鉴定者。其实还在1982年时,菲尼根曾在自己的刊物上对波尔多酒给予了很高评价。但当他在一年后亲自尝到这个葡萄酒后,却大为失望,他认为这一年份的葡萄酒酒精过重,少了些香气,“很呆滞”。虽然这一年的酒在当时被称为“可能是战后波尔多葡萄酒中最好的”,菲尼根依然于1983年3月30日发行的刊物中给了这一年份的酒一个差评,推荐他的读者还不如省下钱去购买1980年和1981年份的波尔多酒。

菲尼根的这一观点让他与罗伯特·M.帕克相对立。那时,帕克正跻身成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葡萄酒批评家,同时也拥有自己的一份葡萄酒通讯刊物《葡萄酒拥护者》。

帕克给予了1982年份波尔多酒最高的评价,称其为是波尔多酒那一世纪里最好的一个年份,并向那些还没有购买1982年期酒的葡萄酒爱好者预测说,这一年份的酒价一定会飙升。1983年末,《葡萄酒观察家》的作者、葡萄酒和雪茄品鉴者詹姆斯·萨科林给出了和帕克一样的看法,而此时,菲尼根仍坚持自己的立场,对这一年份的酒持负面评价。

不幸的是,越来越多的批评家都同意帕克的观点,与此同时,这一年份的葡萄酒价格果然上升。到了今天,据克莱默估计,1982年份的波尔多酒在拍卖会上已经可以拍出1万至2万美元一箱的价格。菲尼根作为一名葡萄酒鉴赏家的影响力就此消退。到了1980年代末,他的地位已远远比不上帕克和其他批评家了。帕克则很快进入美国葡萄酒“领袖”的名单中。

由于自己的失误,菲尼根的刊物的信誉也受到牵连,并于1990年停止刊发。不过,菲尼根却一直维持了他作为旧金山餐厅评论家的影响力。

虽然在葡萄酒界遭遇挫折,菲尼根一直没有放弃对葡萄酒的研究。他继续撰写葡萄酒评论文章,并出版了几本相关著作,包括《罗伯特·菲尼根葡萄酒必备》(1987)和《软木塞和餐叉:30年的葡萄酒和食物》(2006)。前一著作被认为是一本非常全面和具文化修养的指南。

菲尼根在这本书中写道,“不要惧怕葡萄酒,而是要欲拒还迎地拥抱它。如同绘画、建筑或其他艺术形式一样,它能为好奇的人提供无限的多样性。如果你想要尝试葡萄酒,你就会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毕竟,它只不过是葡萄汁。”

文/马毅达 东方早报 2011-10-20

并非任何税务、法律、投资劝诱或建议!请咨询您自己的CPA会计师、律师、投资顾问等注册专业人士,获取最适合您自身情况的解决方案。本文仅供参考!除非特别注明, 均为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美国房地产网, 本文链接标题: 红酒评论家罗伯特·菲尼根, 本文链接地址: http://pekingcapital.com/archives/840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