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262011
 

9月15日,包括美联储、欧洲央行、英国央行、日本央行和瑞士央行在内的全球五大央行联手采取措施,向欧洲银行提供美元流动性。此举暂时缓解了市场的紧张情绪,但这并非治本之策,因为流动性的相对充裕并不会带来欧洲国家财政状况的本质改善。

9月16日至17日,欧洲财长会议召开,会议依然对希腊的援助分歧巨大。会议决定推迟释放对希腊的80亿欧元援救款,同时表示对此前商议的欧洲金融监管体系(ESFS)的改革计划,以及对希腊第二轮援助的1090亿欧元可能至少要到10月份才能在成员国的议会中得到通过。

9月19日,欧洲股市开盘大跌,希腊违约风险像悬在头顶的一把利剑,考验着市场脆弱的神经。

“欧猪五国”(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希腊、西班牙)的财政紧缩自救措施使得它们陷入了经济低迷的恶性循环,德、法在对希腊的救助上也面临着国内巨大的政治阻力,而且两国目前的经济状况也并不宽裕,市场将目光投向欧洲以外的援助。

9月18日,美国财政部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在欧盟财长会议上表示,“美国将竭尽全力帮助欧洲克服挑战。”但从欧债危机爆发至今,美国几乎未提供任何直接的帮助。

中国对此又应持什么态度?既然外储的直接多元化已经陷入死结,倒不如考虑以外储为依托,在援救欧洲的同时换取其他方面的利益,如获得欧盟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购买欧洲国家的国有资产、推动中国企业在欧洲的开拓、加速提升人民币在中欧贸易中的结算地位等。

从主权债务危机到银行危机

143%!这不是高利贷的利率,而是9月15日希腊1年期的国债收益率。

这意味着,希腊政府在市场上借100欧元,一年以后需要偿还的利息就达143欧元,也就是说,希腊政府要想在市场上融到资几乎是不可能的。

2011年四季度,希腊到期的债务量和需要支付的利息将达184亿欧元,然而第一轮援助计划在9月底仅安排了80亿欧元的贷款,除非1090亿欧元的第二轮援助计划能够顺利获得通过,否则希腊必将违约。

从近几个月的“欧猪五国”国债收益率看,除了希腊和意大利外,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国债收益率在经历了8月初的相对高点后都有所回落。短期欧债危机发展的焦点在希腊和意大利身上。

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依然把意大利的主权债务评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而标普(Standard and Poor”s)则更为激进9月19日,该公司将意大利长期和短期主权债信评级从“A+/A-1+”降至“A/A-1”,并把评级前景置于负面观察档。

由于主要发达国家的银行都大量持有“欧猪五国”的国债和私人债务,一旦“欧猪五国”的主权债务出现问题,这些银行将会直接遭受巨大损失。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正在向银行危机蔓延,近期欧洲银行股暴跌已经反映出市场对此的悲观情绪。

2011年年初至今,欧洲主要银行股跌幅都在50%左右,其中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 AG)和法国兴业银行(601166,股吧)(SOGN.PA)跌幅最深,跌幅都在50%以上。

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最新数据显示,法国银行业持有的希腊债务最多,总计达到650亿美元,其次为美国和德国。另外,法国银行业还持有4700多亿美元的意大利债务,几乎比德国持有多一倍。

9月14日,穆迪下调了法国兴业银行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CAGR.PA)的信用评级。穆迪称,法国兴业银行面临融资和流动性问题,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则对希腊具有较大的风险敞口。

一旦“欧猪五国”的主权债务出现不同程度的违约,欧洲银行潜在的损失有多大?可以在悲观及乐观两种情形下简单计算。

悲观情形下。假设意大利是安全的,银行需要计提80%的希腊债务,50%的葡萄牙和爱尔兰债务,20%的西班牙债务。

那么,法国、德国、英国银行业分别约需计提1300亿美元、1800亿美元、1500亿美元,美国银行业也将出现近1400亿美元的间接损失。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银行更多只是间接持有“欧猪五国”的债务,如果出现问题,美国银行业的实际损失可能会比上面估算的数字小。

乐观情形下。假设意大利和西班牙仍然是安全的,银行需要计提50%的希腊债务,20%的葡萄牙和爱尔兰债务。

那么,法国和英国银行业需要计提500亿美元左右,德国银行业需要计提约600亿美元,美国银行业也会面临近500亿美元的间接损失。

在主权债务危机向银行危机蔓延之时,最先体现出来的将会是银行流动性的枯竭,大量的主权债务需要在银行账户上计提,会使其短期的流动性缺失。

就在穆迪下调法国两家银行信用评级的当天,欧洲央行向两家欧洲银行提供了5.75亿美元的资金。随后的9月15日,五大央行联合提供美元流动性,显然欧洲的一些银行已经存在一定程度的“美元荒”。

这也难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嘉德(Christine Lagarde)在8月份的美国怀俄明州Jackson Hole会议上指出,欧洲必须向陷入困境的银行业伸出援手,并应该考虑通过EFSF向资本金不足的银行注入资金。

但仅靠央行释放流动性显然难以解决根本问题,国际清算银行经济顾问、货币与经济部门负责人斯蒂芬·G·切凯蒂(Stephen G Cecchetti)表示,货币政策不是解决当前经济危机的合适手段,只有政府才能解决问题,它们必须制订出可持续的财政计划。

德国未必靠得住

面对债台高筑的局面,“欧猪五国”要想自救就必须削减财政开支并增加税收。在正常的经济状况下这不会带来太大问题,但如今欧洲国家经济疲软,财政紧缩无异于紧缩经济,使自身陷入财政紧缩和经济低迷的恶性循环之中。

希腊GDP同比增长自2009年一季度以来已经出现连续9个季度负增长,而且最近几个季度还有不断恶化的趋势2010年四季度希腊GDP同比增长为-7.4%,2011年一季度为-5.5%。希腊的财政紧缩几乎是以经济自杀为代价的,这种自杀式的自救能否持续值得怀疑。

由于德国和法国都持有“欧猪五国”的大量债务,它们显然不愿意看到“欧猪五国”出现违约,两国也确实在救助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的过程中起到了核心的作用。但德、法自身的经济状况也在恶化,政治上的压力使得救助显得非常低效。

欧洲经济目前已经出现明显的下滑,二季度GDP环比增长仅0.2%,德国和法国经济下滑尤为明显。德国二季度GDP环比增长从一季度的1.3%下降到0.1%,净出口对德国经济增长产生负面拉动,消费也出现明显下降。法国GDP环比增长则从一季度的0.9%下降到了二季度的零增长。

德国联邦宪法法院虽然裁定,德国对希腊的救助属于合法,但同时也明确表示,德国政府若要进一步对希腊提供援助,必须寻求德国联邦议会的许可,这无疑给未来对希腊的救助增加很多政治上的不确定性。

目前关于EFSF修正案在德国也迟迟没有得到通过。在德国柏林市举行的市长及议员地方选举中,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领导的保守派基督教民主联盟在地方选举中创下今年以来第六次失败,这或将给9月29日国会举行的EFSF修正案投票表决造成不利影响。

美国自顾不暇

那么欧洲的难局有没有可以借助的强力外援?美国吗?二战以后实力雄厚的美国大力推行欧洲复兴支援,欧洲经济迅速走出了二战的阴影。

www.PekingCapital.com

如今的情形已经不同了,美国经过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摧残,至今元气仍未恢复。失业率依然居高不下,8月份失业率仍高达9.1%,非农就业零增长。美国经济自2010年下半年以来已经显露出明显的放缓迹象,二季度GDP环比折年率仅为1.0%。

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刚刚经过了债务上限的煎熬,又深陷经济大幅下滑的困扰。美国大选即将打响,在债务上限上失分的奥巴马,能否保住经济并改善就业,将成为他大选中的胜负手。

9月初,奥巴马推出了4470亿美元的《美国就业法案》,如果不出意外,共和党仍会在国会上对该法案施加阻挠。与此同时,9月21日,美联储也推出了新的刺激政策,决定在2012年6月底前购买4000亿美元的长期国债,并卖出同等规模的3年期以下国债,以此延长其所持有国债的平均期限。

虽然奥巴马在演说中避而不谈美国的赤字问题,但谁都知道,要实施该就业法案,不管是采用削减税收还是扩大支出的方法,都会进一步增加美国的债务负担。一个月前,美国两党还在为债务上限和财政赤字问题打得不可开交,一个月后,白宫又开始了新的扩张赤字的政策。

暂且不论《美国就业法案》能否顺利通过,改善美国就业的效果可能都会很小。从目前美国的失业结构看,长期失业人数占总失业人数的比率高达44%。我们知道,如果一个人越长时间找不到工作,他今后找到工作的可能性就越小;另一方面,这也反映出美国的失业人口拥有的技能和工作岗位不匹配,美国的结构性失业在加剧,这很难用货币政策或者财政政策去解决。

就目前美国的经济环境,自保尚力不从心,遑论拿出真金白银去援救欧洲。美国当下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欧洲银行缺乏美元流动性的时候,美联储能够鼎力支持,毕竟这只需要美联储开动它的印钞机。

从美元的地位来看,美国即使有能力也未必会真心救助欧洲,要知道正是欧元的出现威胁了美元的霸主地位。如果欧元由于欧债危机而崩溃,虽然美国的银行也会遭受一定的损失,但美元的地位无疑将会得到巩固。

IMF经济学家塞巴斯蒂安·韦伯(Sebastian Weber)最新的一项研究表明,在经历了金融危机后,德国、日本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反而下降了,而美国的经济影响力反而上升了。

人民币或有可为

市场迅速把目光投向了拥有真金白银、且经济发展良好的新兴市场国家,尤其是拥有巨量外汇储备的中国。

近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CIC)董事长楼继伟访问意大利;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也表示,将与欧洲携手共度危机;巴西财长曼特加(Guido Mantega)也表示,在9月底的“金砖四国”会议上就联合救助欧元区问题展开讨论。

这一系列的迹象都给了市场充分的想象空间,中国无疑具有支援欧洲的实力,问题是这对中国是笔划算的买卖,还是一个无底洞?

韬光养晦,莫管闲事,是大多数人对中国援助欧洲的态度。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表示,外界不应指望中国来帮助任何国家避免违约。中国不应该盲目购买欧洲债券,除非欧元区国家做出明确承诺、实施务实政策来改革公共财政、福利制度和经济。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前任委员、社科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余永定也表露了谨慎的态度,“中国不是问题国家的最后贷款人,欧盟成员国的主权债务问题还需要欧盟自己来解决,中国不应该购买单个欧洲国家的国债。”

“欧猪五国”的国债是烫手的山芋,即使希腊国债多么便宜,购买也不是一项明智的选择。但美国国债就一定安全吗?美国国债失去AAA评级已经表明了这种风险。而在中国3.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美元资产大概占了65%,欧元资产占了25%左右。

外储多元化一直是困扰中国的一大难题,现在美债和欧债都不是绝对的安全,如何多元化?购买黄金或者资源似乎是选择之一。

但全球的黄金就那么点存量,而且黄金价格已经接近1900美元/盎司,谁又能确定现在的金价不存在泡沫呢?

现在中国的主权财富基金在国际市场上都受到额外的关注,一旦中国想出手哪一种资源,还没等买,价格估计早就飙到天上去了。

既然单纯的多元化是一个死结,倒不如以一定数量的外储为代价,换取一些其他方面的利益,或者起到为中国企业开拓海外市场保驾护航的作用。温家宝总理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表示,“中国愿意加大对欧洲的投资,但同时也希望欧洲领导人大胆地从战略上看待中欧关系,比如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

希腊为了改善财政状况已经在陆续卖出一些国有资产,如政府持有的希腊邮政银行、电信服务提供商OTE、雅典港口和塞萨洛尼基水公司的资产。中国完全可以用外储购买这些希腊国有资产,甚至帮助中国企业对这些资产进行收购。

更为积极的战略是,可考虑通过救助“欧猪五国”来扩大人民币在欧洲市场的影响力,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

二战后,欧洲经济百废待兴,美国大胆实施了130亿美元(相当于现在数千亿美元)的“马歇尔计划”。虽然当时的实施有政治和意识形态上的原因,但美国的这些援助,除了德国以外,其他国家几乎都没有归还,“马歇尔计划”被认为是非常成功的战略。该计划使得欧洲的门户市场彻底向美国开放,从而为美国战后过剩的产能提供了市场。

欧盟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2011年1-8月,中欧贸易总额达3721亿美元,占中国贸易总额的15.8%。一旦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严重拖累欧洲经济,中国的贸易也必将大幅萎缩。所以,一定程度上支援欧洲,也就是为中国的过剩产能提供稳定的市场。

中国可以以购买欧洲债券为条件,签订一些有利于中国出口欧盟的协议,比如在一些领域内优先进口中国的产品。

此外,二战后美国将汇划结算与“马歇尔计划”的有条件援助相结合,使美元成为了欧洲的结算货币,美元一举登上了世界货币的最高点。

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不可阻挡,但一个重要的条件是人民币的贸易结算地位要不断增强。最近两年中国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规模飞速增长,2011年上半年,中国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金额为9575.7亿元,同比增长了13.3倍。但这些跨境贸易主要集中在中国周边的国家,在中国的主要对外贸易中依然是用美元和欧元进行结算。

中国可以尝试同时用美元和人民币购买欧洲国家的债券,欧洲国家一方面可以从中国这里得到一定的美元支持,缓解短期内的融资压力;另一方面它们持有的人民币可以用来进口中国的产品,甚至作为其外汇储备的一部分。这样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将逐步向欧洲延伸。

2011年09月26日 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廖宗魁

并非任何税务、法律、投资劝诱或建议!请咨询您自己的CPA会计师、律师、投资顾问等注册专业人士,获取最适合您自身情况的解决方案。本文仅供参考!除非特别注明, 均为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美国房地产网, 本文链接标题: 欧洲诱陷人民币, 本文链接地址: http://pekingcapital.com/archives/535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