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192011
 

  “德尔塔1”交易部门(Delta 1 Trading Desk),这只隐匿在金融丛林中的“恶狼”,因为瑞士银行集团(UBS)20亿美元的巨亏而浮出水面。

  英国警方16日对瑞银交易员奎库·阿多博利(Kweku Adoboli)提出指控,罪名为滥用职权从事欺诈和伪造账目。

  根据英国和瑞士金融监管部门的联合声明,针对瑞银骇人损失的调查正在启动,这家金融巨头的账户将交由第三方独立机构审查。

  截至目前,瑞银尚未披露导致亏损的投资操作细节,但值得注意的是,阿多博利正是供职于瑞银的“德尔塔1”,他是一名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交易员。

  作为一个复杂的金融衍生品交易部门,“德尔塔1”主要帮助客户对一篮子证券进行投机或风险对冲,同时也涉及银行的自营交易,在其衍生工具包中包括ETF、互换交易及期货等。

  这个擅长玩转金融衍生品的部门似乎已经成为投行巨头的高危部门。

  三年前,阿多博利的“难兄难弟”热罗姆·凯维埃尔(Jerome Kerviel)一手葬送了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74亿美元,这一亏损也来自于“德尔塔1”。

  瑞银寒流

  当地时间15日凌晨3时30分,在伦敦微寒的空气中,31岁的阿多博利被伦敦警方逮捕。

  当天上午,瑞银发布消息称,该行发现一名交易员未经批准私自动用银行自有资金进行交易,事件还在调查中,但预计造成高达20亿美元的损失。这可能令瑞银第三季度亏损,但客户头寸没有受到影响。

  16日,英国警方对阿多博利提出指控,罪名为滥用职权进行欺诈和伪造账目。

  从加纳到以色列,再到英国,就读寄宿制高中成为海外留学生,接着考入诺丁汉大学,最终供职瑞银——阿多博利原本可能继续自己的有为青年打拼路线。

  就在本月6日,阿多博利还在个人网页上说“需要创造一个奇迹”,几天之后,他就创造了瑞银史上的“奇迹”。

  伦敦警方负责人在一份声明中说,15日凌晨1点,瑞银联系了伦敦警察局,表示该行一名交易员存在欺诈行为。在接到报案后伦敦警方迅速做出反应,2个半小时后,在伦敦市中心的一处住宅以“涉嫌滥用职权构成欺诈”逮捕了阿多博利。

  英国金融监管部门和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正与瑞银方面保持联系,并由独立的第三方进一步调查,瑞银将承担调查所需费用。

  行业分析师说,这桩违规交易使瑞银的盈利前景变得黯淡,旗下投行业务也可能受到外界质疑,令接连遭遇金融危机和查税风暴冲击的瑞银声誉再度受损。

  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和标普都已将瑞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

  由于瑞银在瑞士证券交易所15日开市前两分钟发布违规交易消息,瑞银股价在开盘后一路下挫,全天跌幅达10.8%,股价创2009年3月来新低。

  财报显示,二季度瑞银税前利润为17亿瑞士法郎,低于上季度22亿瑞士法郎。

  瑞银集团表示,此前2009年设定的税前利润目标将不能实现。在未来两三年内,将削减成本15亿~20亿瑞郎。

  无论是二季度利润还是未来的成本压缩,阿多博利操盘的“致命游戏”所带来的损失已经将此全部蚀尽。

  揭秘“德尔塔1”

  “德尔塔1”部门通常是大型投行证券金融或者证券衍生品部门的一部分,负责自营交易和经纪业务,通常通过多种“德尔塔1”产品相关战略来盈利。

  比如,一名想做空瑞士股票的客户预计瑞郎将会上涨,“德尔塔1”会设计一个组合交易策略,将股票互换、期货和ETF结合采用。因为这些衍生品价格反映的是标的证券走势,它们被视为能够作为对冲市场波动的工具,避免给银行带来额外风险。

  “德尔塔1”是一个拥有线性、平衡回报轨迹的衍生工具,涉及ETF、股权互换、期货、远期、跟踪和远期利率协议等在内的多种工具。

  “1”是指衍生品价格的变化幅度与标的资产变化幅度的比值达到过接近1.

  举例来说,如果富时100指数上涨1%,那么从理论上说,考虑到未来指数成分变化、股息调整和远期利率等原因导致的微小偏差外,(跟踪)该指数的期货合约也将上涨约1%。

www.PekingCapital.com

  作为业务的一部分,交易员创造一篮子跟踪标的资产的衍生产品,在一些情况下,他们使用计算机程序,从衍生品和标的资产的微小价差中获得利润。

  从理论上说,由于对各种证券组合进行投机活动,以及对冲了风险,这是一个相对低风险的部门。

  事实上,“德尔塔1”是投行仅剩的几种可用自营资本进行大笔押注的交易之一。

  《金融时报》将这类交易形容为“银行业中最热门的业务之一”、“银行界支柱交易最后的版图”。

  大多数华尔街公司都为客户设立了这样的部门,他们认为购买标的资产衍生品的风险要比直接购买该资产小得多。

  《纽约时报》文章分析称,“德尔塔1”近年来已经为华尔街巨头带来了数十亿的资金。

  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分析师阿博霍桑(Kian Abouhossein)则在一份研究中预计,该业务今年将带来总计110亿美元的收入。

  一些市场操盘手认为,现阶段难以用“未授权”来解释这次由小动作引发的大亏损,因为在瑞银旗下投行的金融系统中,一些大客户的账户始终处于有必要被死盯的状态,任何非常规、大规模的资金转移都应当能够被及时拦截。

  但问题是,目前并不能排除后台数据被修改。

  在“德尔塔1”这个神秘而低调的投行部门,无论是前台还是后台操作,交易员都须深谙。

  凯维埃尔就是鲜活的范例。

  他在转入“德尔塔1”之前,供职于后台管理部门。正是利用自己对银行后台安全系统的熟悉,凯维埃尔进行了一系列“精心策划的虚拟交易”,建立起超过正常范围的交易头寸,为即将到期的合约转仓。

  凯维埃尔后获刑3年。

  流氓交易员监管

  在几大投行大佬中,高盛(Goldman Sachs)拥有的“德尔塔1”业务规模相对较大。

  摩根大通报告估计,高盛今年该业务的收入将达到12亿美元,瑞银则为5亿美元。

  相比之下,瑞银72%的回报率则高于高盛。

  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100%安全的赚钱机器。

  在巨大的风险面前,高盛和瑞银的“德尔塔1”收益多少也只是50步和100步之别。

  上周,高盛向客户发送信件告知,因业绩不佳,高盛将在今年10月关闭旗下著名的对冲基金全球Alpha基金(Global Alpha Fund).

  路透引述两位知情人士的话说,该基金截至今年8月已经下跌12%。而据对冲基金研究公司数据,量化基金今年平均只下跌了1%。

  《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几位投资者要求赎回他们的投资,该基金二季度管理着10亿美元资产。

  自三年前的金融危机以来,金融巨头“大而不倒”的基石已经撼动,风控的升级是“维稳”的题中之义。

  金融危机以来,衍生品交易一直受到监管部门的关注。

  目前仍在完善细节的《沃克尔规则》(Volcker Rule)就是专门针对金融衍生品的,该规则旨在防止美国银行进行过多风险操作,而目前规则争议的焦点是如何定义自营交易。

  15日,因瑞银交易损失丑闻呼吁抓紧监管的声音出现。

  来自“美国金融改革”(Americans for Financial Reform)的声明称:“这再次凸显了我们金融体系核心问题——大银行规模如此庞大、如此复杂,以至于他们自己的管理无法完全控制风险。”

  声明进一步称,流氓交易员的故事指出一个更大的问题,正如《沃克尔规则》所说,必须进行结构性的改革。

2011年09月19日 第一财经日报

并非任何税务、法律、投资劝诱或建议!请咨询您自己的CPA会计师、律师、投资顾问等注册专业人士,获取最适合您自身情况的解决方案。本文仅供参考!除非特别注明, 均为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美国房地产网, 本文链接标题: Delta One交易员如何致瑞银UBS巨亏, 本文链接地址: http://pekingcapital.com/archives/473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