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162011
 

  三年前的9月15日,有着158年历史,头顶“债券之王”的雷曼兄弟,终于没有熬过“次债毒素”的攻击,在全球70亿人极尽错愕的目光中,轰然倒下。

  “雷曼事件”,无疑是枚“捆绑式核弹”。它的爆破,使金融危机突袭全球,世界“金融资产信用”就此全线溃败……

  三年后的9月15日,回顾历史,我们依然心有余悸;然而展望明天,欧美债信危机此起彼伏,欧美经济走向依旧让人忐忑不安。

  金融病症难以根除

  总结雷曼公司的倒闭的教训,我们发现,炮制和交易“高杠杆率”的次债衍生品,正是其倒闭的根源。因为这些“天书”般的金融产品无人能懂,总价又难以计数。所以,当源头上的房屋信贷出现大规模违约时,一场多米诺骨牌式的连锁灾难自然降临。雷曼破产,其交易对手坏账丛生,整个交易链条自然毒性蔓延。这就是美元次贷危机演化成国际金融危机、乃至目前欧美债信危机的主要途径。

  从雷曼事件不难看出,无论是美元次贷风暴,还是全球金融危机,或者是欧美债信风险,都具备同一个本质特征,那就是“信用的塌陷”。

  这种信用的塌陷,总体上看分为三类:第一类是“金融交易的信用”;第二类是金融资产的信用;第三类是实体经济的信用。

  很遗憾,这一本质,欧美的金融家们并不敢全部面对。于是,他们一边把“监管环节”指认为“替罪羊”,一边选择对自己最简单、也最有利的环节来敦促政府解决——增强“金融交易信用”——在雷曼兄弟垮台后,欧美等地央行接连不断地抛出货币量化宽松、大幅降息等措施,向金融机构源源不断地输入流动性,力求为其安全“平仓”,提供“廉价”的资金源。

  然而,这些举措根本没有增强“欧美金融资产的信用”,更没有提升“欧美实体经济的信用”。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欧美等地央行的货币宽松政策,只对金融机构提升资金实力有利。而这些金融机构,为了追逐更高的账面资产,并没有把所获资金放贷给实业市场。于是,泛滥的美元、欧元、日元、澳元,只能肆无忌惮地流往全球资本市场,而欧美日实体经济,依然焦渴得“大嘴冒烟”。

  也正因如此,国际金价、银价、油价、有色金属价格、天然橡胶价格、粮食期货价格……统统一飞冲天,各国CPI、PPI节节攀升,实业企业的经营成本持续提高,而企业利润却不断下滑。

  这就是今天全球经济复苏缓慢的主要原因;这就造就了我们在2011年9月15日——雷曼公司倒闭三周年之即所看到的最新报道:《雷曼破产三年金融危机仍在持续加剧》《IMF下调美国经济增长预期》《欧元区8月投资者信心指数创历史最大降幅》《今年前9月欧美银行股走势和雷曼倒闭前“惊人相似”》……

  奥巴马也许看到了“后两种信用塌陷”的风险,他提出并《呼吁国会迅速通过4470亿美元的就业法案》,该法案计划拨巨资进行公共建设,重修公路、铁路、桥梁及机场,修缮老旧的公立学校,从而提振就业。

  与此前美联储的货币量化宽松政策相比,奥巴马的《就业法案》,其本意可能确实是要提振美国的“实体经济的信用”和“金融资产信用”,但其效果存疑。

  世界不禁要问:在债台高筑的情况下,您这4470亿美元,从何而来?难不成,您真的要启动QE3吗?要知道,QE3可是会加剧美元贬值,并对全球经济复衡、美国国内通胀和经济复苏欠缺利益。

  与美国相比,令人诧异的是,欧洲由于存在诸多制度掣肘因素,连类似奥巴马《就业法案》的措施都难以出台,对于提振本地区“实体经济的信用”和“金融资产信用”,他们只能故技重施——决定重新购买重债成员国国债;为成员国银行提供额外流动性。结果是最近出现了《欧央行存款维持高位》的报道,欧洲商业银行在欧央行的存款,接连创下2011年最高纪录,这充分反映了欧商业银行普遍存在的避险情绪。看来,未来的欧元,只能在虚拟的资本市场空空游荡了!

  还有更令人不解的——意大利政府病急乱投医,为冲销赤字,竟然决定将国内企业未来一年的税负提前征收。我们真的希望,欧洲各地的罢工骚乱,不要在亚平宁半岛上点燃烽火!

  有令人不安的消息也出来了——希腊人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开始成规模地挤兑银行存款了,为此希腊债信危机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唯有源头活水难

  整体来看,要解决目前肆虐全球的债信危机,必须要做三件事:第一是提升“金融机构的金融交易信用”;第二是“提升金融资产的信用”;第三是“提升实体经济的信用”。

www.PekingCapital.com

  在这三件事当中,第二件事情是“夹心工程”,要完成它,必须先做好第一和第三件事。因为只有金融交易风险被屏蔽了,金融机构才不至于马上倒闭,经济才不会立即“休克”。在这种情况下,着手第三件事,让资本真正进入实体经济,让各类实业企业实实在在地赚到钱,政府的税收才会实实在在大幅实现增长,国内的各类金融资产的信用才可能自然“回良”。

  到目前为止,欧美等国一直在做的,都是第一件事,而在“提升实体经济的信用”的问题上,利益的分歧和掣肘因素实在是太大、太多了。所以,资本很少能流入实体经济领域。

  首先,金融垄断和产权私有制的存在,决定金融机构必然将所获资金投向赚钱效率最高的市场。假如在资本市场游荡,能够为其带来超额的利润,他们怎么会冒着更多的不确定性,将资本投入实业领域呢?

  其次,截至目前,美国政府负债已经达到14.3万亿美元的上限,而全美各类实体债务总额更是高达79万亿美元,这一数字比2010年全球GDP总量(62万亿左右)还高出27%。在这种状况下,美国国会毅然通过法案,提高美国债务上限至少2.1万亿美元,美元QE3呼之欲来。消息一出,国际评级机构很快调降美国主权债务评级,全球各主要资本市场应声下跌。在这种情况下,今后美元即使再次宽松,也很难保证不先去救急。美国实体经济究竟能够分多少羹,的确是个未知数。

  再者,目前,包括索罗斯在内,各国不断有人呼吁欧盟推出欧元债券。要发行欧元债券,需欧元区当局和各成员国进行漫长的讨论。但目前的欧元区,有共同货币,却没有统一财政和经济政策的支持。正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不但如此,即便是欧洲央行少量购买重债国的债券,近期也有成员国提成合法性的质疑。可见,欧元区要统一出台一项经济刺激政策会有多难。

  总体来看,由于存在根本利益分歧,存在制度设计的限制,欧美经济体在复苏实体经济的道路上确实存在诸多的难题。而正是这些难题,将资本之水牢牢地挡在了实体经济领域的大门之外了。长此以往,欧美国家要“提升实体经济的信用”,从而“提升金融资产的信用”,可能真的会变得遥不可期。

  西方应开源引资

  目前,美国存在严重的贸易失衡现象,扭转巨额的贸易逆差,是美国实体经济复苏的一条可行之路。但是,长期以来,欧美等国从冷战思维出都发,限制高技术产品出口,不利于改善美国贸易失衡的现象,不利于美国经济的复苏。

  此外,过去数十年,以“金砖四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积累了天量的欧美外汇资产,但是欧美在实业领域的招商引资工作,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比如,2010年,中国在海外市场的实业投资有590亿美元,但在美国的实业投资只占不到2.4%。据中国企业对媒体透露,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美国的“外国投资委员会”对外资的安全审查,不公开、不透明,存在诸多“隐形限制”。

  近期,美国国土安全部宣布一系列政策,放宽对外国企业家和投资者的签证限制,鼓励外国人到美国开设公司发展美国实体经济。这是事件,对“提升美国实体经济的信用”是一个良好信号。它至少证明,欧美国家已经开始认识到,利用外国资本发展本国经济的重要性了。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为了自身利益考虑,深陷债信泥潭的欧美国家,今后应该重点考虑,如何兼顾世界经济复衡问题,扩大高科技产品的出口力度,改善本国贸易赤字;改良外国资本在本国的投资环境,从而更加广泛而有效地“开源引资”。欧美国家真的有必要学习新兴国家招商引资的成功经验,合理快速地做大本国税收,削减财政赤字,发展本国经济。

  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已经超过3万亿美元。如此庞大的外储规模,对于欧美各国解决债信危机、发展实体经济,无疑是个巨大潜在资金池。如何吸引和利用好中国的外储投资,也许正是欧美国家解决债信危机,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2011年09月16日 中国新闻周刊

并非任何税务、法律、投资劝诱或建议!请咨询您自己的CPA会计师、律师、投资顾问等注册专业人士,获取最适合您自身情况的解决方案。本文仅供参考!除非特别注明, 均为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美国房地产网, 本文链接标题: 雷曼倒闭三年祭, 本文链接地址: http://pekingcapital.com/archives/458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