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082011
 

九月初才再次踏上美利堅國土, 洛杉磯是一如既往的烈日當空, 個把鐘頭之後開始龜裂的嘴唇讓我即刻懷念香港的溫暖潮濕。

學生時代最後一個夏天,悄無聲息的劃上了局號。短暫而綿長,有太多噴薄欲出的感受,不知從何處開始敘述。

很多人問我究竟喜不喜歡美國。 6年旅美,我自始至終都覺得美國和任何幅員遼闊的國家一樣,城市間差異巨大,不可以一概而論。即便是我所最最熟悉的加利福尼亞,間距300英里,也坐落著我極強烈的喜歡著的舊金山和極強烈的厭惡著的洛杉磯。夏初遷往著名的美西北地區,也是傳說中美國最適宜人類居住的地區之一,不難被極袖珍方便卻極具先驅者意味的俄勒岡首府波特蘭所吸引,再加上一牆之隔坐落著我一直仰慕的咖啡聖地西雅圖,美西北短暫的時光讓我似乎又找到了喜歡美國生活的理由。洛杉磯有太多的烏煙瘴氣,槍手毒梟,相比較而言,波特蘭似乎像綿延穿過其城市的哥倫比亞河一樣清澈質樸並且透露著朝氣。其實美國經濟並不是報導中那麼的無可救藥,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說不准那個容易被人忽略的細枝末節突然萌生出一片沃土。我只是和大多數人一樣,一直不願意相信這個道理。

7 月幾乎全月呆在北京,這個被冠以無限遐想的光榮之城。在北京除了在內城一遍遍的打轉尋訪古蹟,也有機會同商務人士政府官員出入諸如蘭會所或者崑崙飯店這樣更加高尚的地方,當然也免不了和所有農民工勞苦大眾男女白領一起領略北京地鐵高峰的繁華勝景。其實在南鑼鼓巷品味紅豆雙皮奶,趁著月色環遊后海,強忍暴晒行走於古觀像台,或者被瓢潑大雨困在驟寒的頤和園長廊不知去處的那些霎那我的確愛上了這座城市,但是轉身回味,高物價,高通貨膨脹,飛揚跋扈的官二代,以自由為代價換取秩序這些詞語開始逐漸變得清晰時,我又很難對這座城市有些許依戀。可能最最溫馨的時刻,不過是與那些三五年未見的老友圍爐趣談,慨嘆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在此遥寄我那些留在北京奋斗的故人们安好。

www.PekingCapital.com

香港

之後到香港,反倒沒有那麼激烈的感覺。多謝Wing幫我覓得百德新街的公寓,之後就如同童話故事般的劇情,只不過背景換成了茶餐廳,糖水鋪和米芝蓮的種種。對香港的感受多半來源於自身,畢竟是看TVB長大的孩子,從跑馬地到上環,從九龍城到尖沙咀東,似乎處處都有似曾相識的種種。當然在香港也被菲傭居港權爭議或者港大黑絲帶行動耳濡目染,多半的時間卻是慵懶的居於地鐵或電車一隅同忙碌的香港市民背道而馳。其實同北京或者美國的大部分城市相比,香港更加像我喜歡的城市,我可以熟悉這裡的一草一木一人一景,然後同這座城市生死相依,互相取暖。香港的變遠不如北京上海那麼激烈,她就是慢慢的,獨享只屬於她一人的一點一滴高貴的繁華,哪怕這繁華正在成為歷史。

其實我怕我經歷的太多了。也許終於有一天我將不再是這些躁動的城市裡稍縱即逝的風景,我也許會尋找這麼一兩個地方,按照那裡的風土人情生活下去,淡漠在人群中。或者我還是我,永遠渴望生活在別處。

作者: Carrie Shang 律师(作者授权发表。未得许可, 请勿转载)

并非任何税务、法律、投资劝诱或建议!请咨询您自己的CPA会计师、律师、投资顾问等注册专业人士,获取最适合您自身情况的解决方案。本文仅供参考!除非特别注明, 均为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美国房地产网, 本文链接标题: 生活在別處, 本文链接地址: http://pekingcapital.com/archives/284

 Posted by at 5:27 上午  Tagged with: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