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192011
 

今年以来,央行连续5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让众多金融机构普遍收紧银根,包括成都在内的各地中小企业正面临着一轮严峻的融资“困局”。潜伏已久的“地下钱庄”正在成为中小企业融资的重要渠道。当正规金融机构贷款难时,一批中小企业将目光转向民间借贷,“地下钱庄”引来了红火的生意。

地下钱庄资金来源

一、大企业集团的闲散资金

二、闲钱集资

三、私人闲钱,自己放贷

案例一

一般贷一二十万救急

张亮的公司开在成都南门紫荆的一条小巷里,门面不大,也就20来个平米,门上的招牌是“XXX资讯服务公司”。“我们只做熟人。”在听到记者希望通过他的公司借20万元周转资金时,张亮的回答很简短。随后记者说出是某人的朋友,张亮的态度缓和下来。“每月两分利。”张亮说,一般情况下,在他们公司借钱的人都是熟人,对于没有推荐的陌生人,按道理都不借。

在张亮这里借钱手续很简单,只要写下借条,按下手印,并交上身份证复印件和联系方式就行了。“我不问你借钱做什么,都是熟人推荐的,也不怕你跑。”

在跟记者聊的同时,张亮的电话一直没停过,基本上都是找他“融资”的。据他透露,在利率方面,从月息一分利到三分利都有,他给出利率的标准就是对人的熟悉程度,如果是经常找他贷款且信用良好的,能得到一分利的待遇;初次经人推荐贷款金额超过30万元的,是二分利;贷款要求当日到账,且超过20万元的,三分利。

张亮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找他们贷款的人就多起来了,40%都是武侯区做鞋的小企业,20%是做食品和餐饮的,还有一些是荷花池的商户。“每天能做一笔到两笔吧。”张亮笑了笑,“我现在不愁没人来借,愁的是资金太少,只要钱跟得上,我还能做得多一些。”

案例二

地下钱庄融资也要看行业

和张亮的小门面不同,刘利川的担保公司在骡马市的一个商业大厦的9层,他包下了这层楼接近90平米的一个办公区。“我们主要做担保业务。如果你需要短时间融资,我们也能办。”刘利川开门见山,“我们不做私人贷款,只对公司。”

正说着,有人上门咨询贷款业务,刘利川亲自接待。找他贷款的王先生是郫县一家餐饮企业的老板,他借钱主要目的是想在成都开一家分店,现在还差10万元缴纳装修费用。

刘利川对于贷款资金的去处问得非常详细,对于王先生的企业和行业,刘利川也是逐一核实,具体到王先生餐饮店的每一个菜品的价格。经过大约40分钟的详谈之后,刘利川给出了结论,“可以贷,利息是2分,期限是6个月。”“他的餐馆在郫县还算是有特色的,每天的流水(账)在2万左右,在餐饮行业算不错的。分店开在蜀汉路附近,人流量不算差,即便是刚开张生意差一点,老店还是可以做补贴的。”刘利川说得头头是道,“他拿了老店的房产证作抵押,还是信得过。”“房产、黄金、汽车、古董都可以做抵押,当然,我们最信得过的是房产。”刘利川坦言,担保公司放贷也要看行业,一般的食品加工和商业都不贷,“餐饮、制衣、制鞋这些行业找我们的最多,最高能贷200万,期限最长是90天。目前想贷款都得排队。”

案例三

地下钱庄也需要“融资”

与采访张亮和刘利川相比,采访民间借贷公司负责人罗石仓大费周折。面对每一个问题,罗石仓的回答都很简短。

“你有闲钱的话,也可以投资到我们公司,利息是12%。”罗石仓透露说,地下钱庄的资金来源分3种,一种是大企业集团拿出闲散资金出来赚点“外快”;一种是闲钱集资,然后找个承头人开个公司对外融资;另外一种是私人有闲钱,自己放贷,但这样放出的资金量很小,一般不会超过20万元。

“我们公司有6个合伙人,每个人出资都在100万左右。”罗石仓直言,现在很多城市都有这样的“集资会”,把部分人手中的闲钱集中起来,然后找一个公司把资金贷出去,集资人将得到10%左右的利息。

罗石仓表示,他的放贷规模在200万元左右,主要面向熟人,一般立个字据即可,大额贷款才须抵押、担保,“每年底至次年春天是放贷高峰期,贷款人排着队等,一过6月基本就无钱可放了。”

尽管张亮、刘利川和罗石仓都没有提怎么保障贷款资金的安全,但在有意无意之中,他们都传达了一个意思,“都是熟人介绍,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何况还有抵押物在手上,就算耍赖,我们也有办法追到钱。”

对于自己的资金,罗石仓很自信,“我做这行也有5年了,放出的款也不下上千万,还没有一笔呆坏账。”

分析>>>

小额贷款公司难解燃眉之急

统计数据表明,目前我省中小企业利用民间融资解决资金缺口的比例占7.57%。在银根紧缩的大环境下,我省担保行业呈现快速增长势头,今年前三季度全省担保机构为中小企业提供担保贷款246亿元,同比增长74%。而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4月人民币存款增加3377亿元,同比少增长8325亿元。其中,住户存款净渐少4678亿元。不少业内人士分析,其中一部分资金可能已流入民间放贷市场。

在民间资金泛滥和地下钱庄暗流涌动的情况下,央行早在2009年就开始力推《放贷人条例》,当时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给正常的民间金融一个出路,以便引导其规范发展。但《放贷人条例》还是遭遇了众多难题。其一,民间金融形式众多,且各地差异较大,很难通过一个统一的法规来规范;其二,“合法”与“非法”区分很难;其三,关于放贷人的管理问题,是交由地方管理,还是由当前的金融监管当局监管。对于一些贷款机构,央行和银监会都有监管职责,如何划分双方权责也是问题,也是基于以上原因,《放贷人条例》至今尚未推出。

也正是面临这样一系列问题,作为试点的小额贷款公司应运而生。根据省金融办提供的数据,截至2009年,省政府金融办共审批筹建20家,当年共有10家小额贷款公司相继开业。这10家小额贷款公司今年共计为个体工商户、微型企业、中小企业等发放贷款56624万元。但是,因为小额贷款只贷不存,资金短缺是小额贷款公司的普遍现象。

2011年06月09日 天府早报 胡镪文

重庆破获特大地下钱庄涉及560亿

  重庆警方8月17日通报称,该市近日破获了重庆市首起特大非法经营地下钱庄案,该钱庄涉案金额高达560亿元,成功抓获该团伙成员26名。目前该案冻结资金5.48亿元。

惊动中央领导

重庆警方通报称,国家审计署广州特派办在商业银行新增贷款投放结构和资产质量专项跟踪审计调查中发现,2010年1月以来,重庆楚和商贸有限公司等19家单位,利用各商业银行公营账户向个人账户划转资金的平台,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涉及9000余个银行账户,交易金额累计达450亿元人民币,其行为涉嫌非法经营罪。

该审计结果上报国务院,立即引起了多位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重视,先后作出批示要求立即查办该案,维护国家正常的金融秩序。

不到两周时间,专案组就初步锁定了一个以广东潮汕籍陈氏三兄妹为核心,通过亲戚、朋友、同乡关系为联系纽带,涉案人员30多名的非法地下钱庄犯罪团伙。该团伙利用在重庆注册“空壳”公司等方式,设立了20余个对公账户及数百个个人账户,同时在广东深圳等地设立“业务联系人”。

“业务联系人”在接到业务后,随即将“客户”对公账户的资金转入重庆事先注册好的对公账户中,重庆方再将资金转入个人账户,最后转入“客户”指定的账户中,或者非法为“客户”兑换外汇出境,并收取交易金额的1%。至3%。作为手续费,从而满足客户规避人民银行对企业基本账户和现金的管理、逃避金融监管将资金汇到境外、隐匿资金走向等非法目的,完成整个犯罪过程。

通过进一步调查发现,除国家审计署广州特派办调查发现的450亿元涉案资金以外,从2010年10月以来,又有117亿元异地资金流入重庆19家涉案对公账户中,流入资金涉及100余家单位、个人,分布在广东、北京、大连等多个城市,资金来源涉及珠宝、首饰、电子、建筑等行业,涉案金额累计达560亿元。上述资金在划入重庆的多个涉案个人银行账户后,又被转往异地。

5月6日收网

在全面摸清该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和犯罪嫌疑人的活动轨迹后, 5月6日,专案组在重庆、深圳两地分设抓捕行动指挥部,会同广州、深圳两地警方,集约近百名警力,在三地对犯罪团伙实施统一收网行动,当场抓获涉案人员25人。

该案总涉案金额高达560亿元,警方目前已冻结涉案账户共计912个,冻结资金5.48亿元。

www.PekingCapital.com

该案中的个案揭示了洗钱过程:浙江一个工程项目负责人祁某于2011年1月7日到澳门赌场参与赌博,在两天时间内共计输掉1000万港元。因当场不能偿还赌债,于是在赌场写下借条并约定按时还钱,同时赌场提供一个还款账号。

祁某回到内地,以各种虚假的名义向工程开发公司申请款项来偿还赌债,并让工程开发公司将资金汇入事先联系好的地下钱庄账户。工程开发公司未经认真审核就同意放款并将860万元人民币汇入地下钱庄控制的账户,再由地下钱庄控制的账户换成港币转到澳门赌场。

目前如果通过银行正规途径选择兑付银行汇票方式划转资金,其费率为兑付金额的0.2%。~0.3%。,如果是不同银行间的银行汇票,则费率为0.3%。~0.5%。。银行汇票收取的费率远低于地下钱庄。

之所以选择地下钱庄,是因为资金汇兑方想隐蔽资金渠道。

重庆警方提供的资料称,据当事人陈述,结合账户资金流向,警方认为其通过犯罪团伙进行非法资金转移主要有四种目的,一是非法买卖外汇。其次是改变贷款用途。另两种目的是境外转移资金。

目前还无法确认究竟是哪些公司涉及该案。无法确认当地警方冻结的5.48亿元资金的原所有人是谁,以及这些冻结资金将如何处理,也无法确定该案中究竟有多少国际“热钱”通过该钱庄进入内地。

当地警方正在进行案件收尾工作,司法诉讼程序已经启动。

2011年08月18日 第一财经日报 程维

多家银行涉560亿地下钱庄案 可疑交易报告失灵

8月17日,重庆警方向媒体通报,成功破获一起特大非法经营地下钱庄案,打掉一个利用空壳公司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犯罪团伙。此案涉案金额高达560亿元,冻结涉案账户共计912个,冻结资金5.48亿元。

据一位参与此次案件侦破的人士介绍,重庆多家银行涉案。不过该人士并未透露具体涉案银行名单。

记者查询现有公开资料获知,这是我国迄今为止破获的最大地下钱庄案。人民银行曾通报,今年上半年,外汇管理部门与公安机关共破获10起地下钱庄和网络炒汇案件,涉案金额累计超过100亿元。

警方的调查将地下钱庄、客户交易的整个脉络一一还原。交易都是通过银行的公转私业务平台完成,但遗憾的是,未有银行察觉异常。人民银行通过《金融机构反洗钱规定》等多个文件对洗钱行为进行约束,但在利益冲击下,这些大额、异常支付报告制度在金融机构几近失灵。

目前,警方正在进行案件收尾工作,相关嫌疑人正在司法诉讼过程中。

9000个银行账户

重庆楚和商贸有限公司(下称“重庆楚和”)一夜出名。

重庆楚和注册于2009年6月,资本金50万元,主要经营计算机软硬件开发、销售,销售计算机及配件、电子元器件、珠宝、百货、工艺美术品。其最后一次通过年检的时间是2010年。三五个伙计,一年几百万的营业收入,渝州路上这样的小公司成千上万。

事实上,低调的重庆楚和做着“大业务”。

国家审计署广州特派办在商业银行新增贷款投放结构和资产质量专项跟踪审计调查中发现,2010年1月到10月,重庆楚和等19家公司利用其开设的商业银行公营账户向个人账户划转资金平台,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

包括重庆楚和在内的19家公司的非法活动共涉及9000余个银行账户,交易金额累计达450亿元人民币,其行为涉嫌非法经营罪。

发现此情况后,重庆市公安局迅速成立“3·25”专案组,专案组以经侦总队为主体、集合多个专业警种力量,人行重庆营管部也派出金融专家直接参与案件调查工作。

随着调查的深入,该团伙的做案脉络逐渐显现。

该团伙利用重庆楚和这样的空壳公司等方式,设立了20余个对公账户及数百个个人账户,同时在广东深圳等地设立“业务联系人”。在深圳的业务联系人有7人。与此对应,重庆的业务人员也有7名。

“业务联系人”在接到业务后,随即将“客户”对公账户的资金转入重庆事先注册好的对公账户中,重庆方再将资金转入个人账户,最后转入“客户”指定的账户中,或者非法为“客户”兑换外汇出境,并收取交易金额的1 至3 作为手续费,从而满足客户规避人民银行对企业基本账户和现金的管理、逃避金融监管将资金汇到境外、隐匿资金走向等非法目的,完成整个犯罪过程。

警方进一步调查发现,除国家审计署广州特派办调查发现的450亿元涉案资金外,从去年10月到今年5月,又有117亿元异地资金流入重庆楚和等19家公司对公账户中。流入资金涉及100余家单位、个人,分布在广州、北京、大连等多个城市,资金来源涉及珠宝首饰、电子、建筑等行业,涉案金额累计达560亿元。

四类“客户”

5月6日,专案组在重庆、深圳两地分设抓捕行动指挥部,会同广州、深圳两地警方,集结近百名警力,在三地对犯罪团伙实施统一收网行动,当场抓获涉案人员25人。

专案组同时对犯罪嫌疑人在重庆和深圳两地的住所和经营场所进行了搜查,扣押作案工具电脑24台、银行卡160余张、网银U盾90余个。

此时,3.·25专案暂告一段落。随着侦查的深入,地下钱庄与“客户”的具体交易手段也被逐一还原。

据当事人陈述,“客户”进行非法资金转移主要有以下几种目的:非法买卖外汇。客户因偿还境外赌债、支付货款等原因,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并向境外转出资金;或者因向境外个人或银行借款、走私外汇等原因,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从境外转入资金。

比如, 浙江一工程项目负责人祁某于2011年1月7日到澳门赌场参与赌博,在两天时间内共计输掉1000万港币。因当场不能偿还赌债,于是写下借条并约定按时将资金打到赌场提供的账号上。

祁某回到国内后,以各种虚假名义向工程开发公司申请款项来偿还赌债,并让工程开发公司将资金汇入事先联系好的地下钱庄账户。

工程开发公司在未认真审核的情况下就同意放款,并将860万元人民币汇入地下钱庄控制的账户,再由地下钱庄控制的账户换成港币转到澳门赌场。祁某的行为已涉嫌非法买卖外汇罪。

其次是改变贷款用途。企业通过地下钱庄非法转移资金,将银行划转至企业账户的贷款转移出来挪作他用。

可疑交易报告“失灵” 多银行涉560亿最大地下钱庄案

三是向境外转移资金。企业通过地下钱庄直接将资金转移至香港、澳门等地区,用于买房、炒股。

四是通过地下钱庄,转移资金用于虚报注册资本等违法犯罪活动。

王某准备入股深圳某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但没有资金,便与上述地产公司负责人温某商量,先将该公司公营账户内的资金1300万元通过地下钱庄转到王某的个人账户内。

王某验资完成后再将资金转回该公司的公营账户,从而达到入股的目的。

银行的盘算

让人不解的是,多达560亿元的交易几乎完全通过银行的“公转私”业务平台完成,但在审计署的检查前似乎并未被察觉。

《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第40条规定,单位从其银行结算账户支付给个人银行结算账户的款项,每笔超过5万元的,应向其开户银行提供下列付款依据:代发工资协议和收款人清单;新闻出版、演出主办等单位与收款人签订的劳务合同或支付给个人款项的证明;证券公司、期货公司、信托投资公司、奖券发行或承销部门支付或退还给自然人款项的证明等其他资料。

第42条则规定,单位银行结算账户支付给个人银行结算账户款项的,银行应按第40条、第41条规定认真审查付款依据或收款依据的原件,并留存复印件,按会计档案保管。

换句话说,为了将资金从公司账户转入私人账户,重庆楚和必须提供大量的材料,以说明资金流向,银行则应该进行适当的审查。

“重庆楚和交易量这么大,银行应该不难发现异常。”当地一位银行人士说。按照规定,银行在发现大额、可疑交易,应当向人民银行或者国家外汇管理局报告。

上述人士分析,对于银行而言,大量的资金往来有两个好处,一是可以取得一定的结算收入,其次是能获得资金沉淀。在去年以来资金紧张的局面下,银行存款争夺战硝烟四起,几百亿的资金沉淀对银行而言极具吸引力。这也可能是如此异动都未能被发现的根本原因。

《金融机构反洗钱规定》第20条规定,对于未按照规定报告大额交易或者可疑交易的行为,情节严重的,可以取消其直接负责的高级管理人员的任职资格。

2011-08-19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并非任何税务、法律、投资劝诱或建议!请咨询您自己的CPA会计师、律师、投资顾问等注册专业人士,获取最适合您自身情况的解决方案。本文仅供参考!除非特别注明, 均为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美国房地产网, 本文链接标题: 地下钱庄赚的就是快钱, 本文链接地址: http://pekingcapital.com/archives/28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