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032011
 

8月26日,香溢融通(600830.SH)公告称,子公司通过宁波银行贷给浙江长兴众望物资贸易有限公司和长兴县振宇物资贸易有限公司累计6000万元的两笔委托贷款将展期6个月,年利率均为18%,贷款原来的到期日是8月25日。

18%的委托贷款年利率并不是香溢融通最“赚钱”的手笔,其在今年上半年委托贷款给杭州地产公司东方巨龙的5000万元和贷给南通麦之香的5500万元,年利率高达21.6%,为银行贷款利率6.31%的3.42倍。

据央行统计,今年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4.17万亿元,同比少增加4497亿元,但今年上半年委托贷款增加7028亿元,同比增加了382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近120%。今年上市公司中报显示,有64家公司委托贷款170亿元,仅浙江就有9家上市公司进行了委托贷款。

货币政策紧缩背景下的浙江,更多的中小企业陷入资金困境,加上浙江有高利贷的环境,浙江这些上市公司高利率放贷,俨然成为“影子银行”。部分上市公司委托贷款业务带来的“暴利”甚至超出了主业的利润增长幅度,成为公司整体利润的重要构成部分。

“影子银行”

委托贷款,是指由委托人提供合法来源的资金,委托业务银行根据委托人确定的贷款对象、用途、金额、期限、利率等代为发放、监督使用并协助收回的贷款业务。

在浙江一省,就有9家上市公司开展了委托贷款业务,宁波的香溢融通、维科精华(600152 SH)、ST波导(600130 SH);杭州的杭氧股份(002430 SZ)、东方通信(600776 SH)、杭州解百(600814 SH)、莱茵置业(000558 SZ)以及海宁的钱江生化(600796 SH)和德清县的升华拜克(600226 SH).

事实上,香溢融通的委托贷款年利率,随着银根紧缩的加剧而水涨船高。2009年6月委托贷款给杭州现代联合投资有限公司的7100万元,年利率还是12%;2010年5、6月,委托贷款给华展工程设计院的3笔累计1.5亿元一年期贷款,年利率为18%;2010年11月,委托贷款给上海地产公司星裕置业的年利率已攀升至20%;至2011年,其委托贷款的年利率又进一步攀升至21.6%。

2010年,香溢融通20.5亿的资产总额中,超过10亿由典当款和委托贷款等资产贡献。2010年香溢融通的利润总额为1.45亿,其中超过3亿元的新增委托贷款贡献了高达6994万利息收益,占其利润总额的48%。到2011年,其委托贷款更是大幅跃进,仅今年上半年,香溢融通就发生了5笔外贷,累计金额达2.695亿元。

香溢融通利用自己充足的资金,做起了高利贷的生意,不是银行胜似银行。

香溢融通并非是唯一在委托贷款中获益的浙江“影子银行”。升华拜克曾于2010年给地产公司宇诚集团以及浙江五龙化工、浙江旺能环保3家公司提供了总额为1.5亿元的委托贷款。至今年6月,宇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偿还贷款人民币5000万元和利息,以年利率14.4%计算,仅此一笔,升华拜克就轻松入账720万元,约占2011年上半年净利润的10%。

2010年12月28日,钱江生化斥资2400万元参股平湖诚泰房地产有限公司。15天后,钱江生化就公告称,通过建行平湖市支行向其这家新入股的地产公司委托贷款1.4亿元,为期两年。依照12%的年利率计算,两年后这笔贷款的投资收益将达3562万元,也就是说,即使该地产公司不对上市公司的合并利润保险贡献销售利润,只要如期归还贷款及本息,钱江生化即可收回去年底参股时的投资。值得一提的是,钱江生化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也只不过3000万元。

有趣的是,ST公司也来做这生意。2010年5月5日,ST波导通过交行奉化支行向青海中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委托贷款9000万元;7月2日通过上海银行宁波分行向荣安集团委托贷款1.5亿元。今年6月下旬,在半年报前,波导收回了中金创投的9000万元本金,外加1404万元的利息,而公司半年报却显示,其上半年净利仅为3515元,投资收益占公司上半年净利的40%左右。

可以预见的是,若荣安集团为期一年的年利率11%的1.5亿元委托贷款可以如期收回,ST波导则可以在获取1650万元的投资收益。2011年4月30日,ST波导再次出手,通过中信银行杭州分行向江苏淮安的弘康地产委托贷款5000万元,年利率提高至18%。

房企为贷款主力

上海一家上市银行贸易融资部负责人称,企业与企业之间的资金拆解是不被允许的,但只要上市公司的借贷资金是自有资金(而非银行借款),不高于银行同期利率的4倍,在法律上是允许的,这是上市公司成为“影子银行”的“合法性”。

这位直接负责银行委托贷款业务的人士表示,今年央行6次上调存款准备金,银行存款规模在缩减,银根紧缩有加剧趋势,中小企业从银行直接贷款趋于困难,在缺乏更广阔的投资渠道的背景下,促进了上市公司将闲置资金用以委托贷款以谋求收益最大化。“对经手银行而言,委托贷款几乎没有风险,银行只是收取手续费。一方面可以增加中间业务的收入,另一方面又可以作为‘一揽子’服务,维系既有的上市公司客户,所以银行有参与委托贷款的动力。”

该人士表示,银行方面会帮助上市公司考察受贷公司的资质与还债能力。这位人士特意强调,其所在的银行并不鼓励上市公司将资金贷给地产企业,理由是地产企业偿债风险较高。但据本报统计,在浙江上市公司的委托贷款单位中,地产企业恰恰占据大头。

www.PekingCapital.com

但ST波导副总经理马思甜有不同的看法,“从我们收回了委托贷款并获得应有利息,就可以说明我们的风险控制做得是比较好的。”目前,ST波导贷出且未到收款期的两个受贷单位均为地产企业,一为淮安弘康地产,一为荣安集团。

香溢融通委托贷款的公司也多为地产企业,如福建君合集团、湖州凤凰新城、(杭州)东方巨龙、上海星裕置业等。在贷款抵押方面,香溢融通也要求对方将土地资产进行抵押。其受贷方中的南通麦之香,是江苏南通一家经营农副产品收购、销售的公司,但其委托贷款的抵押物亦是地产资产。

香溢融通上半年5笔新放贷累计金额达2.695亿元,但公司半年报显示,其账上的货币资金高达5.06亿元,而年初余额仅为3.12亿元,相较之下,该公司上半年末的短期借款余额为9500万元,较之年初,仅向银行新增贷款500万元。

银根缩紧、企业融资难,成为浙江中小企业普遍面临的压力。一份来自浙江省银监局的报告显示,今年浙江省(不含宁波)主要银行机构可用信贷规模较去年下降了12%。

事实上,就连莱茵置业这样的上市房企也遭遇了融资难的困境。该公司曾于2009年和2010年两度公布定向增发的再融资方案,但因种种原因,一直未能施行。尽管股市融资不力的莱茵置业,成功地将短期借款余额从年初的3.05亿元增至半年末的7.92亿元,但资金仍有缺口。

莱茵置业董事长高继胜的女儿高靖娜挂帅的子公司杭州莱茵达枫潭置业有限公司通过农行杭州城西支行向杭州同城的百货业上市公司杭州解百借贷5000万元。这笔委托贷款的年利率高达16%,除了枫潭置业的直接股东杭州拉多纳实业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30%股权提供股权质押担保外,莱茵置业也提供了连带担保责任。

有意思的是,莱茵置业一方面为其控股子公司提供委托贷款的连带责任,一方面却通过农行杭州科技城支行将向另一子公司杭州莱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提供委托贷款。其于2010年7月14日向该子公司提供了一笔1亿元、年利率为9%的委托贷款在至期未归还后,又延期半年至2012年1月14日,并将贷款年利率提高至12%。

莱茵置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管无奈地表示,“不是莱茵置业的信誉不能从银行贷到足够的资金,也不是银行不愿意贷给我们,而是银监会对地产公司贷款有限制条件。部分子公司因项目开发的时机问题,急需资金输血。”

“暴利”背后的风险

江苏泰和律师事务所的一位资深证券律师指出,中小企业,尤其是房企即使将土地等资产抵押给上市公司,但极有可能是二次抵押,首次抵押已经抵押给了贷款银行。因此,一旦公司破产倒闭,银行才是破产公司的第一债权人。“贷款能否如期收回是显性的风险,而隐性的风险则是委托贷款的高额收益一旦盖过主业,或将影响公司主业的正常发展,对于上市公司而言,踏踏实实地发展主业,才是对股东负责的长久之计。”

事实上,像ST波导则通过委托贷款维持自己日益衰竭利润,半年报显示,其主业手机及配件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74亿元,较2010年同期下滑64.66%。

其实上市公司高利贷风险也有了苗头,除了莱茵置业委托贷款给自己的子公司未如期归还外,“高利贷”大户香溢融通也有两笔到期委托贷款展期。

香溢融通董秘林蔚晴解释说,在签署贷款协议中就商定,贷款期限到后,受贷公司可以延期半年归还。林蔚晴称,香溢融通有两个“类金融事业部”,一在杭州,一在宁波,只要贷款金额低于800万元,相关部门可以考察受贷方资质后自行“放贷”;若贷款额度在800万至6000万元之间,则需上报上市公司总经理审批;若贷款额度超过6000万元,上市公司则会召开董事会进行讨论。

即使如此,风控体系相对完善的香溢融通出现过逾期行为。2009年,其子公司香溢担保委托银行向杭州现代联合投资有限公司发放7100 万元贷款,借款期限12 个月,后又展期半年。但截至2011年3月25日,上述贷款已逾期90 天。

逾期未能偿款的现代联合是*ST天目(600671SH)的第一大股东,现代联合财务窘境也使得*ST天目“沦落”到了即将被卖壳的境地。据记者获悉的最新消息,香溢融通的这笔债权已经被作价7886.87万元整体转让给杭州天拓贸易公司。

与香溢融通同处宁波的纺织业上市公司维科精华在今年1月7日,通过上海银行宁波分行向浙江诸暨市的地产公司凯翔集团委托贷款1.5亿元,年利率14.4%,但今年8月2日,该地产商因严重的资金链问题,当地政府紧急派驻专项工作组,目前相关债权债务尚在处置过程中。而维科精华并未就此事发布专项公告,仅仅在半年报用小号字标注,这笔贷款已经于7月14日收回,但并未交代是否有利息产生。

“下半年大量银行贷款将集中到期,对企业的资金链将造成进一步冲击,我们从银行方面获取的信息是,银行已经不太敢放贷款了,这又势必将风险传至有委托贷款业务的上市公司。”杭州一家创业板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如是说。

2011年09月03日 仇子明 经济观察报

并非任何税务、法律、投资劝诱或建议!请咨询您自己的CPA会计师、律师、投资顾问等注册专业人士,获取最适合您自身情况的解决方案。本文仅供参考!除非特别注明, 均为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美国房地产网, 本文链接标题: 上市公司热衷放贷 影子银行浙江现踪迹, 本文链接地址: http://pekingcapital.com/archives/239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