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022011
 

玩古建筑,正在成为一种江浙富豪的新财富游戏。有的收购古桥梁,有的一人收购了200多套古民居。

相比之下,邱学凡不是大“玩家”。这位上海 大溪艺术品投资中心董事长目前收藏了8套来自江苏等地古镇的古民居。

“从小,我就住在古镇里,听着‘滴滴答答’的雨水长大,对于这种老民居怀着一种特别的情愫。”邱学凡语气深沉地述说着,“收藏纯粹出于爱好,你开价1000万一套我也不卖!”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像邱学凡这样将收藏与商业分离。玩着玩着,商业的洪流挟裹着文化,蜕变为高端的投资。

随着房地产投资热潮被压制,炒作资金纷纷涌向安徽、江苏、浙江乡间的那些建于17、18世纪的明清古村落,将一座座粉墙黛瓦的古宅变成疯狂的金融产品。一场聚敛财富的“拆村运动”在江南的山野间掀起。

于是,在江西、安徽的一些地方,连保存状况一般、兴建于民国时期的民居建筑,市场价格也已涨至三四十万元一套。清代的古宅则有出价数百万元一套的。

收购200套古屋的人

邱学凡,这位温州人的收购古建筑的嗜好在圈子里颇有名气。而且这个圈子也在逐渐扩大,目前大致有200多人了。

邱学凡的收藏史从2003年开始,初始,每收购一套古民居,他都亲自深入古村踏访。考察的不仅是民居的建筑材质、工艺,还要了解民居中的宗族历史,沿袭屋主的文化生活履历。在邱的眼里,每堵墙壁,雕花都会有记忆,有时光的灵气。

“其实是无法估价的,你现在叫我500万出售也不亏,有人出价1000万,我也不会卖。”邱学凡说。

千年古镇江苏同里,这座由余秋雨题字的 “汇贤泷居”是一座占地500多平方米的晚清小楼,也是邱学凡的“一枚”藏品。他打量着屋檐和窗棂说,“价值其实是无价的,少的一两百万,多的上千万。”

“开始只是想在收藏的同时,自己还可以间或去这些古镇,住着自己的房子,听听雨发发呆。”“玩”了8年后,邱学凡的收藏方式开始“翻新”。开始纯粹是连地皮带房子地找收购,而现在,则是舍地块,专购古建筑。

他开始搜寻一些拆迁的古屋,选取价值高者进行整体拆迁。从砖头到木板,都有专业的古建筑拆迁人员拆解、封包、搬运。邱学凡为此做好编号,并将房子的历史及相关故事做好记载,入库收藏。在同里当地,邱学凡备有一座大仓库,可以同时容纳数百套拆解打包后的古建筑。

不过,在8年后的今天,邱学凡这样的收藏规模在这个圈子里已经算小打小闹了。在上海、杭州、苏州的
豪宅>豪宅里,古建筑的投资者队伍在迅速壮大。

陈金根是江苏吴江市的民营商人,一位疯狂的古建痴迷者。从1993年起,在苏州园林设计院和同济大学几位设计名师的指导下,他组织一些能工巧匠奋斗十年,终于在吴江市松陵三里外的庞山湖畔建成由费孝通命名的“静思园”。

“静思园”被称之为目前中国最大的私家园林,圈内人称之为“古建筑庄园”,园中收藏着从江南各地乡间收购而来的古民居、古桥梁等200多套。

有圈内人透露,陈金根收藏的古建筑从拆迁、到保养都非常专业。由专业人士拆迁、搬运,并进行编号,收藏入库。圈内一种说法是,陈金根收藏的古建筑起码超过200套,价值超亿元。

废墟后的市场

也因为在圈子里越来越出名,不断有人主动向邱学凡、陈金根他们电话推销古建筑。

“来历不明的,我是断然拒绝的。”邱学凡认为,古建筑的品质,自然包括了其来历要纯净,否则会给文化蒙上污点。

被邱学凡、陈金根这批高端的收藏者拒之门外的,是一个正在崛起的疯狂产业。

雕栏、砖石的墙体上,爬满的青苔如同记载着时光的缕缕沧桑。杂草丛生的小院内已无处可觅屋主昔日的温馨……这些承载着满清、民国特色的江南民居,如今只是存在于陈海云提供的老照片里。

“政府要强拆,没办法!我无能保护它,有谁要收藏,请和我联系。”这是陈海云无奈而无力的呼吁。

陈海云的故居原本在江西省抚州市南城县里塔镇欧坊村梅谭村,家有一座元末明初的四进庭老房子上两层叫“太邱旧第”,下两层叫“梅花深处”。

在这个历史底蕴深厚的村庄,还有许多像“梅花深处”这样历史长达五、六百年的大屋,它们很多没能逃脱被拆除的命运。

www.PekingCapital.com

村里人说:当地政府要把老房子拆掉,拆旧村腾出土地来建设“新农村”。

“‘梅花深处’的四进厅面对盱江,一旦拆掉,来年涨大水极有可能冲掉半个村庄,房子能否完全保留不拆?”在拆之前,当地有村民抗争,“是说镇里有项目,会补给钱,一些人就把那些古建筑拆掉卖了,补了一小部分钱。”

村民对旧屋日积月累的精神支撑,成了这个村庄的一种精神信仰。但是,最终,一切均成废墟。

废墟之上,投资市场迅速形成。

随着房地产炒作受到打压,浙江义乌的一些商人开始深入浙江、安徽、江西的乡间,在那些面临拆迁的古村中搜寻民国以前有价值的古民居进行投资。一旦发现有价值的房子就买下来,整体拆迁至异地,或存放于仓库,或进行重建。有的义乌商人一人在国内各地拥有100多栋各类古民居。

古民居的行情很快水涨船高。出手较早的人,手上的古民居,买来时不过四五万元一栋,远低于现在的市场价格,在江西、安徽等地,保存状况一般、兴建于民国时期的民居建筑,市场价格已涨至三四十万元到几百万元一套不等。

“拆村”产业链

在这一波拆村投资中,一条灰色产业链若隐若现。

“一般我们跟拆迁公司接洽。”一位不愿具名的古建筑投资者透露,虽然毛家村的拆村没有显示这种古建筑流向,但一般的操作的规律是,从立项机构到开发商、拆迁公司、村委会等形成一条链条,出运一车古建筑碎件,一般费用为十几二十万元左右。

本报记者收到江西省吉水县八都镇毛家古村一份村民的投诉材料称,2009年,毛家村拆迁后,一车车的砖头、石柱等等往外运。出运一车,收费2万元到6万元不等。

投诉材料反映,村里原来有座寺庙,后来败落,余下一口有几百年历史的古钟,被村里负责人卖到香港去,拍卖会所得2000多万港元,村民没得一分钱。“拆旧村,建新村,新农村建设往往成了这些炒作者的借口。”

不过,吉水县政府当时针对村民投诉进行调查后,在政府官网上公布调查报告称,这口古钟并非是村里负责人转卖,而是被社会闲杂人员偷盗转卖。

关于毛家村的拆村争议,记者得到当地政府的一份报告解释说,毛家村是个空壳村,100%的村民新建房都建在老村庄周围。原有给14000平方米破烂不堪的老房早已无人居住,大部分房子自行倒塌,而又有30多户急需建房又无空地可建。为此,理事会集会研究决定,将无使用价值的破房动员村民自行拆除,保留有价值古房,按照新农村建设要求重新规划。规划后,由需建房户申请动建,但需收取一定的新村规划费,其经费全部返给拆房户,作为拆迁补偿费。

在拆村运动中,拆迁公司还会跟义乌等地的一些建筑公司接洽,后者是古建筑的另一类买家和投资者,其背景是近几年房地产红火,一些地产项目的开发也在掀起复古风潮。

因此,开发商专门派人在全国各地收购有价值的老宅,买下后拆散,将砖木编号或者运回义乌或其他地方重新组装,成为一个休闲的场所,或者成为当地一条古街的风景。

这种拆迁移值通常以“古文化移植保护”的名义进行,但文物界的专业人士大多将其视为灾难。

“异地拆迁对古民居的价值是一种极大的破坏。”浙江省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处副处长杨新平认为,“遗产的价值不仅仅体现在建筑本身,还应该包括它的生存环境。古民居一旦搬离原来的文化环境,价值就丧失了。更何况,异地拆迁后,古建筑的瓦片、墙面都毁掉了。”

而在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李小宁看来,中国传统社会是乡土社会,农村才是文化的根源,古民居里寄存着历史的印迹,应该在当地好好保存下去。“否则,这几年很多从国外回来的人发现家乡没有了,这是很可悲的。”

2011年09月03日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伊琳

并非任何税务、法律、投资劝诱或建议!请咨询您自己的CPA会计师、律师、投资顾问等注册专业人士,获取最适合您自身情况的解决方案。本文仅供参考!除非特别注明, 均为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美国房地产网, 本文链接标题: 收藏徽商古宅, 本文链接地址: http://pekingcapital.com/archives/229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