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192011
 

今年4月蘇富比(Sotheby’s)舉辦尤倫斯夫婦(Guy & Myriam Ullens)的收藏專拍,掀起了中國當代藝術界沸沸揚揚的討論,這場拍賣不但帶來了對於頭號收藏家拋售藏品的危機感,還連帶揭開了非營利藝術機構在中國運營的艱難現狀。

「非營利藝術機構」,也就是民營美術館或藝術中心,在中國稱為「文化類民辦非企業單位」,目前中國政府還沒有明確法令來對此類機構進行管理,而是以2000年頒布的〈文化類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審查管理暫行辦法〉作為指導原則,辦法中規定民辦非企業單位的登記需經文化部的審查,並在民政部門進行登記;北京的今日美術館就是從今典集團獨立出來,註冊成為中國第一家「民辦非企業美術館」。中國民辦非企業美術館和美國私人美術館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資產歸屬的部分,一旦因故解散,其所有資產包括藏品將歸於民政部所有,而非如美國私人美術館,在解散後歸於董事會。

除了「民辦非企業單位」外,另外一種非營利的藝術機構運營模式為「基金會」。根據2004年頒布的基金會管理條例,在中國,基金會分為向大眾募捐的公募基金會和私人集資的非公募基金會,全國性公募基金會的原始基金不低於人民幣800萬元(以下幣值皆同),地方性公募基金會則不低於400萬元;而非公募基金會的原始基金不低於200萬元,但若要在民政部下註冊非公募基金會,原始資金則需達到2,000萬元。

和基金會的高額起步基金相比,民辦非企業美術館的註冊資金只要30萬元即可,同時其門票收入可抵免營業稅,但不論是民辦非企業單位或是基金會,只要是通過文化部門批准成立的非營利單位,納稅人的捐贈額只要在年度應納稅額10%以內,都可在計算所得稅總額時扣除。在今年3月剛剛發布的中國「十二五規劃綱要」(註)中,提到了要「研究設立國家文藝基金」,表示中國在接下來的五年內,將有可能會由政府撥款,設立促進文藝發展的相關基金會。2008年被稱為是中國基金會元年,因為從這一年開始,新的企業所得稅法規定,企業的公益性捐贈支出納稅扣除額,可以達到年度利潤總額的12%,這和之前的3%相比,是鼓勵企業進行公益捐款的大好利多。

種種相關的法規條例看似朝向越來越開放的方向發展,但至去年止,中國境內促進藝術發展的藝術類非公募基金會只有九家,其中運行三年以上的也只有六家。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註冊須層層通關.尤倫斯偽裝營利機構

2007年秋天在北京成立的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以下簡稱UCCA),其實不符合上述種種範疇,它既不是「民辦非企業單位」,也非「基金會」。在蘇富比專拍後,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發表了一份聲明,聲明中指出:「尤倫斯基金會和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獨立機構。基金會關於藝術品的收藏、展示和出售並不會影響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的日常運營與長期發展。」

尤倫斯基金會於2003年在瑞士註冊, UCCA的目標和運作方式,在中國屬外資的「非政府、非營利組織」,但由於對這類組織的註冊制度在中國尚不健全,因此UCCA只能採取「營利性公司」的形式註冊—「我們只能裝扮成營利的機構,去做不營利的事情。」UCCA的首任館長費大為在接受《望東方週刊》的訪問時說:「要成立非營利的機構,理論上是可能的,但實際操作幾乎不可能,可能要等五到十年才能下批文。」

重點就在於批文。根據相關規定,文化部是民辦非企業單位業務主管,民政部則是登記主管,雙管理部門的複雜制度讓申請註冊的過程冗長緩慢,即使有了相關法規,符合了法規的內容,要通過層層批文往往需要經過極漫長的等待時間。

原始基金高門檻.免稅沒那麼簡單

儘管中國在2008年把企業捐贈的免稅額度提高到了12%,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理事長馬自樹仍表示,基金會提高此標準需要等待財政部和國家稅務總局的審定,在通過審定之前,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仍需沿用著過去3%的比例,這給募捐帶來了很大麻煩。

除此之外,《基金會管理條例》規定,在2004年以前成立的類似於非公募基金會的名人基金會要重新登記為「非公募基金會」,以創立於1990年代中後期的李可染藝術基金會為例,其原始基金為210萬元,但重新登記在國家民政部下成為非公募基金會將需要2,000萬元的原始資金,這就是該基金會屢次無法通過年檢的重要原因。但如果不通過年檢,就無法成為文化部和民政部都審批合格的單位或基金會,也就不能成為被列舉扣除免稅額的捐款接受對象。

關於尤倫斯的撤資傳言

今年2月,在和《藝術新聞報》(Art Newspaper)的訪談中,尤倫斯表示,他無意將UCCA留給後人,正在尋找長期合作夥伴接手,一時間,尤倫斯拋售中國當代藝術品、結束UCCA、撤出中國的各種消息和揣測,成為關注度最高的藝術話題。對於這篇引起爭議的訪談, UCCA現任館長尚斯(Jerome Sans)表示,這名記者在訪談中誤解了尤倫斯的意思。

www.PekingCapital.com

今年4月蘇富比拍賣後,UCCA在聲明中特別指出:「收藏本身是一項流動的行為。本次拍賣與以往未有不同,尤倫斯先生和夫人仍將關注年輕一代藝術家的創作繼續豐富其收藏。」其實早在兩年前,尤倫斯就已經開始和不同拍賣行合作來出售藏品了,只是前兩年拋出的多是古代書畫。2009年春,尤倫斯把在中國嘉德花2,530萬元購買的宋徽宗《寫生珍禽圖》送到北京保利行拍賣,最後被上海藏家劉益謙以6171.2萬元接盤。隨後的明代吳彬《十八應真圖》(1.69億元),曾鞏《局事帖》(1.08億元)也都創下了當時的天價。他也曾還試探性地拋售了少量油畫作品,如陳逸飛1979年所作的《踱步》、張曉剛2001年《血緣大家庭系列》和劉小東《陽光普照》,成交價也都不菲。去年,尤倫斯的12件中國繪畫作品現身保利拍場,其中夏昶的《湘江竹石圖》成交價高達5,936萬元。粗略算下來,尤倫斯這幾年已在中國拍賣市場套現了9.5億多人民幣。

但UCCA對於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貢獻,早已超越市場獲利的層面,被載入了史冊。在開幕前,為了建成符合國際標準的展覽中心,UCCA花了兩年的時間籌建,在大手筆花錢的時期,其登記的營利公司運作形式不但無益於發展,還要求這個中心必須產生營利。首任館長費大為表示:「必須營利,五年不營利就要關停,工商局的人就要懷疑,你們要幹嘛?不停地進錢、花錢,又不賺錢,是不是要洗錢?」UCCA和798園區的物業公司簽了八年的租約,每年光租金就將近千萬人民幣,租金從中心籌備時期就開始計算,而後來盛大開幕的花費超過了一億人民幣,第一個展覽也花了800多萬元。因為其營利公司的身分,UCCA只要舉辦國際藝術展覽就必須通過中國當地的企業或機構來上報文化部審批,這也造成額外的制約和支出。在這樣的開銷基礎上,UCCA每年還需要向中國政府交稅。

在龐大開銷的壓力之下,UCCA取消了圖書館、資料室,並精簡人事來減少支出,甚至舉辦時尚名牌的展覽,以獲得贊助來維持中心的運營,其和民生美術館的合作,也被外界解讀為尋求贊助的一種方式。

日前UCCA公關總監李沐頤在採訪中對《新民週刊》表示:「尤倫斯先生不是要放棄UCCA的管理,只不過自己年事已高,不能靠自己個人來運作,3年前UCCA就開始有意從尤倫斯的外資私人博物館轉為中國本土的藝術機構,整體轉型為非營利機構,所以需要建立一個董事會來運營和管理UCCA,尤倫斯仍將繼續參與管理工作。UCCA在北京798的租期到2013年到期,相信會在此之前完成身分轉變。」

中國藝術基金會的未來該何去何從?

無論如何,一個非營利藝術機構的運營,除了對藝術的熱愛,更需要資金的長期支持。這一點,上海的劉益謙和王薇夫婦似乎也已漸有體認。這對夫妻近兩年在收藏上所花的資金將近20億元,去年的中國當代藝術權力榜,他們獲得了「年度收藏家」獎,這個獎項顯然所費不貲。王薇對媒體表示,此次香港蘇富比的尤倫斯專場他們沒有參加,因為忙於私人美術館的籌備工作。據悉,他們在上海規畫開的私人美術館目前正在選址階段,初步計算,美術館開幕後,一年的支出至少需要上千萬人民幣,儘管身價不菲,這樣的開銷也很驚人。

這幾年在中國如雨後春筍的民營美術館其實也面臨和UCCA同樣的問題,但因為這些民營美術館舉辦的展覽規模不大,且多為中國本土藝術家的展覽,相對來說,運費等開銷較少。絕大多數的展覽是以出租場地的形式,或者由展覽主辦方,如畫廊主捐贈一兩件作品做為交換,這樣的中國式非營利模式,結算下來,甚至還有獲利的可能性。

為了控制社會組織以及防止逃漏稅,一直以來,中國政府對於非營利組織的成立和境外資金進入中國的控管非常嚴格,其對於「基金會」的態度,也一直因為上述原因而保守且嚴格。高額的起步資金、管理部門審批過程的冗長,以及符合企業捐款免稅措施條件的難度,讓一些在中國運營的文化藝術類基金會紛紛選擇在香港註冊,在香港,註冊基金會只要一塊錢港幣即可,但註冊登記之後,回到了中國,能用的,也只有名稱而已,在香港註冊的基金會或非營利組織並不適用任何中國的免稅條例,也缺乏接受捐款的合法性,還是又回到了掛羊頭賣狗肉的窘境。

面對艱難的大環境,中國的非營利藝術機構只能靠自身的關係和力量,來實現對於文化藝術的熱情。

今藝術 文/王維薇 2011-08-15 第227期

并非任何税务、法律、投资劝诱或建议!请咨询您自己的CPA会计师、律师、投资顾问等注册专业人士,获取最适合您自身情况的解决方案。本文仅供参考!除非特别注明, 均为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美国房地产网, 本文链接标题: 藝術基金會在中國的難解困境, 本文链接地址: http://pekingcapital.com/archives/16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