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72011
 

“如果人民币可以直接FDI,那我的业务还可以翻一番。”在陈霖(化名)看来,这个为境外人民币回流创造途径的政策有着无限商机。

8月23日,商务部起草的《商务部关于跨境人民币直接投资有关问题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开始正式公开征集意见。第二天商务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沈丹阳表示,将争取在9月实施跨境人民币直接投资(即人民币FDI)。

跨境套利

20年前陈霖是广东人,早在上世纪90年代在他赚了第一桶金后,就变成了香港人。“十几年前,香港人这个身份回国内投资实业有很多优势。”陈霖道,世易时移,在资本玩家年代,香港人的身份依旧有利。

让陈霖发出这样感慨的是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送给香港的“大礼包”。8月17日李克强表示支持香港发展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几天后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就表示,争取在9月实施人民币FDI,并且在商务部网站上挂了征求意见稿。

陈霖所谓的“玩资本”,不过就是用香港银行的钱到内地套利,或者向国内企业放债,或者炒卖国内的类金融产品,也就是监管者眼中的“热钱”。“虽然现在条例细节还没出台,但起码资金进入国内的途径又拓宽了不少”。

这两年香港的人民币业务发展迅速,2010年年初,香港人民币存款只有630亿元,占全部存款的1.3%,至2010年末,已突破了3000亿元,占香港全部存款的5%。此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到了今年年中的5500亿元。香港浸会大学(微博)商业学院院长张仁良曾表示:“按国际经验,人民币存款达到2万亿元”规模,就能支撑其一个全面、具有深度和广度的离岸业务中心。按这样的速度发展,德意志银行估计,香港人民币存款在2012年底即可达到2万亿元。

这些庞大的资金累积在香港,却缺乏投资渠道。也导致年初人民币存款利率一再走低,以至于最低时一年期利率只有0.5%。这与国家人民币国际化发展的目标相背离。于是李克强副总理赴港后,先是人民币境外合格投资机制(RQFII)破冰(即允许人民币境外合格投资境内证券市场,起步金额为200亿元),继而人民币FDI也制定了时间表。

“RQFII我是没资格,但FDI却是一大利好。”陈霖表示,其实陈的生意并不复杂,不过是利用资本管制造成的两地利差,拆借香港银行低利率资金,进入国内后转贷给国内急需资金的大小企业。

“除了客户违约风险外,其他风险均不大。”讲起此前的生意路径,陈霖自认为做得不错。今年年初香港港元贷款的利率只有2%,现在虽然利率已升至3%~5%,但依旧有不少套利空间,国内一年期的存款利率已升至接近4%,加上今年人民币有接近5%的升值。陈霖表示,甚至不用放债,也可以有3%以上的回报。而且从发展趋势上看,一方面国内依旧有加息的动力,另一方面香港在联系汇率的机制下,没办法不跟随美国的息率,也就是继续保持低利率。

“我的资金对于现如今视钱如渴的国内诸多企业而言,那是救命稻草。”陈霖表示,他今年最赚钱的一笔生意,是拆借了3000万元人民币给一个江浙地产商,短短半年不到,地产商项目开售后,他连本带利收回了4000多万元。

新途径

“FDI给我的好处是可以合法进入国内。”以往陈霖主要用虚假贸易的方法进入国内。例如在其获得银行资金后,会伪装支付给B公司,通常B公司是其控制的海外注册公司。然后B公司将资金转成人民币后,再与其控制的国内公司进行一场虚假贸易,将资金转入国内。“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抬高出口价格。”陈霖表示,其控制的国内企业中有部分是生产陶瓷、竹草工艺品的,“工艺品价格就很难监管。”陈霖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其实这种方法并不新鲜,主要通过这种方式取得海关进出口税单,以备检查。

“现在如果某企业需要融入资金,我可以将资金直接注入”。陈霖表示。

但记者在查阅上述商务部《征求意见稿》时,发现对此加上了诸多限制。例如当中规定了人民币直接投资不得用于委托贷款或偿还国内外贷款。另外投资方属于外商投资性公司、外商投资创业投资或股权投资企业,还须报商务部审核。而且这些跨境直接投资依旧需要逐一审批。

www.PekingCapital.com

“躲避这些规定不难,我在国内首先成立实业公司或者合资公司,资金都注入这家公司,再由这家公司通过贸易或者股权等方式运作。”陈霖言道。

对他而言好处是降低了成本,原本虚假贸易以及大额外币转换所带来的成本可以减少。另一方面解决了他向银行拆借资金的难题,在陈霖看来,这种生意的关键是有办法在香港银行处拆得资金。“这么大笔的资金肯定需要担保或抵押。”陈霖表示,此前他大多采用内保外贷的方法,其方法并不复杂,陈霖利用其在广东省内的资产做担保,向香港银行借钱。然后再通过贸易把钱汇入,但这些资金只能列入贸易项目下,资金用途受到监管。“在公司成立后,我可以直接用公司业务担保向银行贷款,而后将人民币贷款存入资本项下,这些属于流动资金项的资金就有很多活动空间。”陈霖语。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教授认为,降低了外商直接投资的门槛,的确为“热钱”流入提供了机会。这也为热钱监管带来了新的课题,其认为外管局、金融监管机构、海关、地方政府等部门要相互配合,对于外商直接投资,要审核并监控生产性资金的流向,防止其转入金融市场。

链接

高压打击热钱

其实今年以来,管理层一直极力打击热钱,外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共行政处罚没款2.6亿元人民币,超过去年全年。同时查处各类外汇违法违规案件,涉案金额高达160亿美元。8月17日,外管局还发布了“地下钱庄和网络炒汇”各种案件的破获情况。

为了保证人民币FDI能真正惠及实业,《征求意见稿》中也设下了种种限定,例如其中规定“投资者或企业除按照相关规定提交文件外,须提交人民币资金来源说明及证明文件以及资金用途说明等文件”。“这些限制主要从防止套利的角度出发,否则会加大内地货币供应的压力。”中国农业银行战略规划部付兵涛表示,但他表示对资金流入的压力不用过于担忧,“总体风险不大。”

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有收益就一定会伴随着风险。目前我国虽然实行的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考虑一篮子货币的浮动汇率制度,实际上还是缺乏弹性;另一方面,香港人民币汇率完全取决于市场的供求关系,这必然会导致两者的不一致,当这种不一致达到一定程度后,各种规模的人民币资金必然会通过投资、贸易等公开或者地下钱庄等非公开的形式跨境套汇。

其实通过两地利差套利的不仅仅是资本大鳄,一些香港市民也频频进出广深两地套利。“现在有不少香港人过来这边买金融产品。”民生银行深圳分行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香港人民币存款利率仅为0.6%,不少香港人干脆直接把人民币存入深圳银行,“光利息收入就比香港高4.5倍。”该负责人表示,如果再买入国内的各种理财产品,其差额就更大。

实际上,香港市民把资金汇入国内并没有太多限制。按规定,香港银行每天只能兑换2万元人民币,内地银行每天最多只能存进8万元人民币。究竟这样的跨境套利规模有多大?香港金管局网站8月初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香港人民币存款新增48亿元,这个数字是自去年7月内地和香港签订清算协议后,首次单月增幅小于100亿元,也是自去年4月以来环比增幅最小的月份。资料显示,今年前5个月,人民币贸易结算资金绝大部分是内地的进口企业支付香港,平均每月内地进口企业支付到香港的净额为300亿元人民币,流出多于流进;6月份则出现香港支付内地出口企业净额为100亿元人民币,首次出现流进多于流出的情况。

2011年08月27日 中国经营报 龙飞

并非任何税务、法律、投资劝诱或建议!请咨询您自己的CPA会计师、律师、投资顾问等注册专业人士,获取最适合您自身情况的解决方案。本文仅供参考!除非特别注明, 均为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美国房地产网, 本文链接标题: 人民币FDI和跨境套利, 本文链接地址: http://pekingcapital.com/archives/136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