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042011
 

股市还在低迷,楼市开始下蹲,黄金只保值不增值……中国人的投资渠道日益缩小,这时候传说中5年可以升值150%的葡萄酒,突然开始成为了一个热门的投资工具。

实际上,2006年之后葡萄酒才开始逐渐变成亚太国家投资人的可列之选。而近几年里,国人对于葡萄酒的需求也演变为一场热闹喧嚷的盛宴。在西方对于葡萄酒的需求长久积淀之下趋于稳定的时候,中国的葡萄酒市场却在一夜之间开始风云四起。

倘若每年欧洲需要多生产1瓶葡萄酒来填补消费需求,那么在中国这个数字则会是20瓶。2010年,中国超越了英国和德国成为波尔多顶级葡萄酒最大进口国,连波尔多庄园的老板也不得不注意到它,毕竟这个新兴市场为自己带来了9000万欧元的收入。

在重塑波尔多葡萄酒出售格局的同时,拍卖行等二级市场亦因中国人的频频光顾而热闹非凡。佳士得(Christie’s )、苏富比( Sotheby’s)等拍卖行情持续升温。美国最大的葡萄酒拍卖行萨奇斯(Zachys)今年夏季在香港举行的拍卖会上,来自中国内地的投资者大为增加并占到三成,萨奇斯总裁杰弗对此也颇感意外。

泡沫浮现

从一些数字里面我们就可以看到人们对红酒投资趋之若鹜的原因。

伦敦国际红酒交易所(London International Vintners Exchange)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2010年波尔多精品葡萄酒投资收益上涨57%,已经远远超过涨幅35%的黄金和20%的原油,更不用说是古董和字画。面对如此稳定高额的投资回报率,即便投资葡萄酒需应对更为复杂多变的风险,它的光芒也依然使得原本闪亮耀眼的黄金黯然失色。

因此,高端葡萄酒的投资属性开始凸显。然而数量有限的顶级葡萄酒遭遇如此强烈的需求,也只有以价格的无限推高来维系平衡。这在“拉菲”这一全明星式的葡萄酒品牌身上就可见一斑。

当下最有影响力的酒评家、美国人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肯定不会忘记1982年的法国波尔多庄园,对葡萄生长堪称完美的气候特质在那一年毫无隐藏的全部呈现,成就了拉菲(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1982葡萄酒的品质。即便这款酒曾经得到帕克100分的完美评价,然而它在过去10年里876%的价格上涨似乎也远远超出了帕克的预料。

从原本沉静的欧洲酒窖里登上喧嚣的拍卖台,葡萄酒似乎也迷失了自己。在佳士德拍卖行亚洲地区葡萄酒主管Charles Curtis看来,“基于来自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威望,中国人对拉菲的追捧已经达到了迷信的程度”。也是中国买家在去年的拍卖会中将此款酒价抬高近93%,并不惜以每箱17433英镑的价格买下它。

其实,对于一些顶级葡萄酒来说,价格的不断推高只是合理的价值重估过程。在法国的酿造制度中,酒庄以人工为主,不能够过多灌溉葡萄藤,每年的灌溉只能听由天定,而原本数量有限的葡萄酒又在时间的推移中不断被消耗。因此可以存储年代久远的存世佳酿在60年或更长时间内价值曲线会不断走高,价格的高涨也就成为自然的事。

然而,在看似华丽外表包裹之下,观其内里国内葡萄酒投资市场并非如想象般完美。对于中国这一新兴市场的资本诱惑,拉菲酒庄的主人也终究无法舍弃,在2008年投入2~5亿元在山东蓬莱筹建庄园,开始打造低端品牌。经过几年的运作,该品牌高端形象的受损也开始日渐显现。

此外利益凸显的市场往往也是假货滋生的最优场所。根据拉菲官网显示,拉菲一年的产量在20万瓶左右。除去与酒庄合作的全球各王室订单,真正流入市场的不超过19万瓶。而根据配额分到中国内地及香港市场上的仅有4~5万瓶。然而有数据显示,浙江地区的拉菲销量在每年30万瓶以上,由此,拉菲真品的成色便也不言自明。

然而此情景之下,原本成色一般的葡萄酒副牌却无端走红。在过去的5年中,凭借拉菲“红酒皇后”的名声,其副牌小拉菲(Carruadesde Lafite)也在从原来的2000元左右一路攀升至七八千元。

法国波尔多地区的上等葡萄酒要求葡萄藤平均要有30年至40年历史,而那些超过80年的葡萄藤必须被换掉。因此,酒庄总是会拔掉老的葡萄藤,种上嫩葡萄藤。像拉菲和拉图这样的大酒庄就用嫩藤结的葡萄酿造小拉菲这种副牌酒,用以补贴部分成本。但是,嫩藤结的葡萄无法酿造高品质的葡萄酒,小拉菲们实则并不具投资和收藏价值。因此,虽然倚仗“拉菲”之名而徒有高身价,但在最终以品质为导向的价值曲线中,小拉菲们高价泡沫的破灭也并非不可预见。

不完善的运作链条

“控制产业链的上游”似乎已经成为所有行业的发展定律,因此,只要在高端葡萄酒的价值链条上辨别自身处境,便可以读懂所有的不合理。

藏酒投资在瑞士也已有300多年的历史,目前依旧方兴未艾,而国外的葡萄酒投资市场也已有完整的运作链条,以最广为人知的高端葡萄酒产地波尔多为例,从处于源头的波尔多各大酒庄到世界各地的末端消费者,其间的每一个环节都会按既定的程序各自运转。

处于源头上的酒庄老板通常并不直接负责葡萄酒销售,如何潜心酿酒才是他们最需要考虑的问题。是一些通晓内情的当地人或经纪公司将葡萄酒带入了流通渠道。据葡萄酒营销专家李彦奇的介绍,“中介会根据实际销售配额取得2~5%的提成收益,并依照特定的配额分给各洲的一级分销商。”并进而由各个国家的二三级分销商最终进入消费手里,由此完成一整个链条的操作。

随着国内葡萄酒投资的升温,国内葡萄酒的投资运作链条也逐渐开始成形。当然,现在具有投资价值的依然集中于法国一级庄园生产的总量不超过0.1%的葡萄酒,而这种链条源头处的缺失在短期内难以弥补。因此,如果通过正常渠道获得葡萄酒,就需承受国内葡萄酒14.8%的进口关税。

但是对国内酒商来说,有限的配额是他们最为困扰的制约因素。虽然,国外经纪公司每年会向各洲的一级经销商分配葡萄酒配额,而“能否拿到配额,或能够拿到多少配额,这取决于在长期合作中与上游经销商的关系积累”,李彦奇介绍道。因此上世纪90年代后期才开始踏入该领域的国内酒商尚没有拉菲、CASTEL等外国酒商的资历,即便有丰厚财力也未必能得到足够的配额。

除此之外,是否具备良好的流通和变现渠道是评判一种投资品是否具备投资前景最为有效的标准。对于国内尚不成熟的葡萄酒投资者而言,这一点似乎显得尤为重要。

然而,现在国内葡萄酒的变现渠道依旧狭窄,作为投资公司合伙人的Jason身边有很多这样的朋友,“他们的红酒出货渠道主要是都是通过朋友关系走通路,即便知道收藏的葡萄酒价格上涨,但是却没办法出手,最后也只能喝掉”。

在这条运作链条中,最终是投资人的手将葡萄酒投资推向了白热化,在尚且缺乏市场监管体系的时候,参与者非理性的从众行为成为市场混乱的主因。对于成熟的投资者来说,酒本身的品质是唯一值得关注的要素,然而我国的很多投资者却抱有不同的初衷。

www.PekingCapital.com

李彦奇对此深有体会,“江浙和温州一带的富商对于葡萄酒的投资异常火热,可是对于他们来说,投资葡萄酒能否取得回报并不被看重,持有品牌知名的顶级名庄酒是他们身份和品位的象征,邀友品酒成为圈内必不可少的社交手段,至于这款酒品质如何,他们不了解,也并不在意”。

从1892年张弼士先生创立张裕之后的近百年中,葡萄酒文化迄今尚且没有在我国积淀。因此在品牌追求者甚众的葡萄酒投资圈里真正懂行的藏家非常有限。而在操作链条中的各环节稍显稚嫩的当下,国内葡萄酒投资市场的无序也便不足为怪。

回归理性投资

虽然市场并不完善,顶级葡萄酒的投资收藏价值却是有目共睹。有分析家指出,如果一名年薪2万欧元的员工,刨去日常费用所剩下的收入去投资法国波尔多地区的葡萄酒,那么他的回报率将是3年150%,5年350%,10年500%。

国内投资葡萄酒市场上流行一句黄金条例,即“会不会品酒并不重要,只要知道品牌就行”,“与购买黄金、股票等投资方式不同,投资红酒必须认同红酒文化,要对红酒有一定的品鉴能力”,北京平治酒业联合总裁周小雷说道。

提到品牌国内投资者首先想到的大概是法国波尔多地区的五大名庄,其实值得投资的顶级葡萄酒远不止这五家。在葡萄酒大师、佳士得北美区洋酒销售总监查尔斯·柯蒂斯(Charles Curtis MW)看来,“最具投资回报的酒庄除了拉菲(Lafite)、拉图尔(Latour)、奥比昂(Haut Brion)、玛歌(Margaux)和木桐(Mouton外,位于同一个河岸的帕图斯(Petrus)、里鹏(Le Pin),包括Lafleur、欧颂(Ausone),以及白马庄园(Cheval Blanc)这些波尔多地区的一线酒庄都非常具有投资潜力”。从过去的历史看,回报率最高的红酒,大多出产自法国波尔多地区最好的30家酒庄。

除了品牌之外,好年份也成为投资者选择酒款需要考虑的必备要素,所谓好年份主要取决于葡萄酒的品质和陈年时间。而罗伯特·帕克将外观、香气、口感,余韵及陈年潜力都包含其中的评分无疑可以作为最重要的价值参考标准。而从历史数据来看,评分90分以上的酒款一般都有较好的升值潜力。

其实,我们可以在伦敦国际葡萄酒交易所(Liv-Ex)的葡萄酒价格走势中,看到每款葡萄酒自己的生命曲线。葡萄酒出厂后的头两年是资本增值的平淡期,随着消费的积累,藏品数量减少,酒的品质也越来越稳定和醇厚。而一般在五到六年之后,葡萄酒的价值才开始得到急剧的提升。

尽管大部分葡萄酒并不具有陈年能力,有10~15年的最佳饮用期,然而顶级的红酒可陈年60年甚至上百年,波尔多顶级酒庄的不少葡萄酒即使保存超过1个世纪,仍然可以适宜饮用。虽然,到达陈年期之后葡萄酒的价值开始走下坡路,但是陈年时间越长,葡萄酒的品质越高,也自然具备更大的增值空间。

倘若抛开国内新兴市场的浮躁与无序暂且不论,任何投资产品其实都有附加风险,葡萄酒若作为以获取收益为目的的投资品也同样如此。

投资成品酒是葡萄酒投资的最初形式。仍存于橡木桶中的葡萄酒在每年春天经过品酒师评分之后便可以作为“期酒”出售,而在此后每经过一个环节,就会增加相应的人工和材料成本,李彦奇介绍说,“一般而言,从期酒价格公布开始,到成品葡萄酒最终上市进行销售,价格基本会提高30%甚至更多。加之国内多经私下流转的葡萄酒已经过多次倒手,因此对于成品酒的高价买入无形中缩小了葡萄酒的收益升值空间。

其实成品酒投资的最大问题在于储藏。“葡萄酒是有灵性有生命的液体”,倘若没有放在专业的酒窖里储存,温度不对、见光、震荡等都可能损伤葡萄酒的品质。因此,现在很多投资客投资现酒,并不会将酒运回国内,而是将酒直接放在国外的葡萄酒拍卖行内储藏和交易。

投资期酒似乎只是近几十年才出现的事,虽然早期的期酒出售是酒庄为实现资金流所采取的不得已之举,然而在正式装瓶前,期酒就已经可以进行数次交易,加之价值链上游的成本优势,这使得期酒具有更大的升值空间,也逐渐演变为一种投资手段。

期酒的投资在高回报率的同时自然也有其附属的风险,首先以波尔多葡萄酒为例,波尔多每年会将一定比例的葡萄酒作为期酒出售。李彦奇介绍道,“波尔多葡萄酒是选用混合葡萄品种酿造,而期酒则采用不同的勾兑程序,在两种酒的制作过程中,葡萄在橡木桶里陈酿的时间也并不相同,因此,在经过两年陈酿后的期酒品质如何只能由自己承担”。

虽然期酒价格受酒评家影响鲜明,然而酒商出于营销的需要,会炒作一些年份的酒价,2000年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个年份,在这一葡萄酒品质并不算突出的年份里,酒商凭借千禧之年的营销诉求将当年的葡萄酒定为高价,然而实际升值空间的狭小严重影响了当年投资者的收益。

在已有的现酒与期酒投资之外,鼎红基金虽上线时间尚短,运行情况尚不明晰,但是也为投资者提供了另一种投资选择,虽然该基金主要用于投资法国波尔多和勃艮弟两个葡萄酒一级市场,然而如何才能够获得足够多的配额也是他们无法回避的难题。

其实在需求的催生之下,国内葡萄酒投资相关环节都开始陆续上线。今年3月以股票交易方式运作的上海红酒交易平台正式运行,其实也如李彦奇所认为的,“葡萄酒行业尤其需要经验积累,国内酒商抑或交易平台也只有在运营中才能逐渐专业起来”。

我国的葡萄酒投资市场升温也只是近几年的事情,也许现在这中间有价格泡沫,有不成熟的投资消费心态,也有刚刚出现并不完善的运作平台,然而任何市场的成熟都不会发生在朝夕之间。中国的葡萄酒消费市场如同40年前的美国,众人追捧的喧闹市场背后是稀薄的葡萄酒底蕴,然而,现在美国已迈入了产业链的上游,并已有自己的顶级葡萄酒。

其实葡萄酒不同于其他产品,投资市场只有在葡萄酒文化的不断渗透中才能够真正成熟起来,而投资者只有了解它、欣赏它才能真正得其价值。就像有些东西,越是执意地想要抓住则越会觉得痛。

2011年11月04日 《商业价值》杂志 文:刘媚琪

并非任何税务、法律、投资劝诱或建议!请咨询您自己的CPA会计师、律师、投资顾问等注册专业人士,获取最适合您自身情况的解决方案。本文仅供参考!除非特别注明, 均为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美国房地产网, 本文链接标题: 红酒投资运作链条, 本文链接地址: http://pekingcapital.com/archives/1200

 Leave a Reply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required)

(required)

*